北京 - 悉尼 - 东京 - 法兰克福 - 伦敦 - 纽约 -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国际贵金属
全球指数
银行机构金条
国际贵金属
全球指数
高赛尔金条 6639.04 65.32
招金金条 208.38 5.80
普通投资金条 208.38 2.58
国鼎金条 220.90 2.91
国鼎金条 6870.76 90.51
仟家信品牌金 220.00 2.00
仟家信生肖金 220.00 2.00
金交所金条 220.00 2.00
  • 黄金
  • 黄金(¥)
  • 白银
  • 铂金
  • 美元
  • 欧元
  • 英镑
  • 日元
  • 澳元

首页 »国际综合财经» 货币面临贬值压力,拉美危机重演?

货币面临贬值压力,拉美危机重演?

2018-05-16 20:26:34 来源 -- 作者

货币面临贬值压力,拉美危机重演?


2018年05月16日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和佳 北京报道

随着全球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化,资本从新兴市场和其他高风险资产中加速流出,新兴市场惨遭暴击。近日,阿根廷比索断崖式下跌引发资本市场关注,除阿根廷外,拉美地区巴西雷亚尔、墨西哥比索今年以来都出现对美元汇率大幅贬值的情况。

历史上,拉丁美洲是货币危机频繁发生的地区之一,人们对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危机仍记忆犹新。其时,伴随着美联储加息,美元持续走强,墨西哥、巴西和阿根廷等拉美国家货币大幅贬值,经济陷入困境,并于1982年爆发债务危机。

今天阿根廷的汇率危机仅为个案,还是意味着一场更广泛的金融危机正在拉美酝酿?受访专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整个拉美地区的金融体系不再像从前那样脆弱,因此,此轮汇率风险可控,不太可能发生地区性经济危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11日在秘鲁首都利马发布的《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经济展望》报告预测,今明两年该地区经济将分别增长2%和2.8%,私人投资和消费是拉动其经济增长的主要原因。

报告同时认为,地缘政治局势紧张,洪水、干旱以及暴雨等极端天气都将成为影响该地区经济增长的因素。此外,全球金融环境突然收紧和贸易保护主义的冲击也将使拉美经济增长前景不容乐观。

拉美抗风险能力增强

“我现在人就在阿根廷,现在一切都存在不确定性。这里显然发生了金融危机,但这不是拉丁美洲普遍面临的问题。委内瑞拉情形很糟糕,但智利和墨西哥等其他国家状况良好。”哈佛大学教授、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前主席Martin Feldstein通过邮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目前来看,汇率风险仅集中在少数几个国家,还未呈现明显的蔓延态势。事实上,不少人对阿根廷近日的汇率震荡并无过多担忧,因为今天的拉美经济内外部环境已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有显著不同。

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处于美联储加息周期相比,阿根廷此次汇率危机的诱因是美元指数短期走强造成的。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兼研究部主管洪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在此轮美元上涨之前,全世界所有的资金都在做空美元,补仓对美元构成较大的上行压力。在历史性的美元空头情形下,很难几周就平仓。

“所以,未来几个月美元有可能会因为市场交易结构重新走强,这对阿根廷这种杠杆加得很高的新兴市场压力很大。但长期来看,未来三到五年美元将呈下行趋势,这对拉美新兴经济体是利好。”他说。

在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王飞看来,4月底和5月初的美元走强,是公众对美联储加息预期产生偏差导致的。由于市场预期当前已体现,6月无论加息与否,预计美元都不会再次出现明显的升值周期。因此对于拉美而言,如果能够稳定好汇率,6月的美联储议息会议对拉美的冲击不会很大。

此外,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大宗商品下行相比,有利的因素是全球增长加快、需求上升推动大部分大宗商品涨价以及未来大宗商品看涨预期。

更值得注意的变化是,整个拉美地区的金融体系不再像从前那样脆弱。王飞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新自由主义改革以来,拉美国家在财政纪律、维护货币政策独立性方面做得较好。央行行长任期和国家首脑任期周期不同,使央行不能以发货币拯救财政。

债台高筑往往是危机爆发前的危险景象。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以大规模举债来发展国内工业的拉美经济体,外债总额超过3000亿美元。1982年,拉美主要国家外债占GDP比重达到50%~65%,相较于1970年增幅超过4倍。这一年,墨西哥宣布无力偿还外债,触发了拉美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

进入21世纪后,拉美地区普遍推行更为审慎的财政和货币政策,通胀和外债水平维持在可控范围内,风险敞口有所缩小。“经过多轮打击之后,拉美国家的债务占GDP的比重、占外汇储备的比重,较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有明显下降,抵御外部风险的能力有所提升。”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王有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

应推进结构性改革

“美元走强,会使那些短期美元债在整体负债结构中占比大,缺乏足够的外储,而汇率又和美元挂钩的国家面临巨大风险。”洪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

不少拉美国家的债务是以美元计价的,美联储加息导致利息支出飞涨。王飞对记者指出,无论是巴西还是阿根廷,2017年债务的利息支出增加,都一定程度上抵消了财政收入的增长。“具体到这一次,拉美经济不会遭受到像以前那样严重的冲击,因为拉美很多国家的外汇储备规模可观。”

不过,尽管阿根廷拥有可观的外汇储备,其外债却也比其他新兴市场国家高得多。由于其短期外债与外汇储备的比率远高于100%,阿根廷比其他拉美国家更容易使投资者丧失信心。根据IMF的数据,该国三分之二的政府债务是用外币发行的,相比之下,巴西和墨西哥的比例分别为4.4%和33.5%。

王有鑫分析称,由于拉美经济外向性特征明显,易受外部冲击。随着美联储加息的不断推进,预计部分时点汇率的大幅波动仍会频繁出现,相关风险不容忽视。而此轮汇率贬值也暴露了拉美新兴经济体以“双赤字”为特征的经济脆弱性,阿根廷2017年贸易赤字和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分别为4.8%和6.5%。

货币危机常伴随着货币贬值和通货膨胀的大幅攀升。“其实对于拉美经济而言,只要能控制好通货膨胀,所有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王飞对记者分析称,“巴西雷亚尔兑美元汇率也在下跌,但它与阿根廷最大的不同,是其通货膨胀率在政府控制范围之内,因而风险并不高。”

巴西央行当地时间5月14日发布报告,将今年通胀预期由此前的3.49%下调至3.45%,并将明年通胀预期由4.03%下调至4%,两个通胀数据均低于国家通胀率管控目标中值。

相较巴西,墨西哥面临更为突出的货币风险。王飞指出,墨西哥是整个拉美地区受美国冲击最大的国家,并将更早迎来选举。“一般大选时会遭到国际投机资本的攻击,从而造成汇率波动。”今年10月,巴西和阿根廷将分别迎来总统大选和中期选举,而墨西哥大选则在7月1日。

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仍未淡去。在王飞看来,2014年以来新兴经济体的增长困境正是危机余波。他建议,提升拉美应对风险的能力,首先要增强经济韧性,发展能够支撑经济的优势产业,推进结构性改革。此外,从应急性措施来看,拉美国家可从彼此的金融合作中寻找突破。若能通过短期流动性调配,来帮助解决外汇的减持压力,不失为一个好的途径。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