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 悉尼 - 东京 - 法兰克福 - 伦敦 - 纽约 -
北约峰会:“特朗普VS默克尔”第二季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国际贵金属
全球指数
银行机构金条
国际贵金属
全球指数
高赛尔金条 6639.04 65.32
招金金条 208.38 5.80
普通投资金条 208.38 2.58
国鼎金条 220.90 2.91
国鼎金条 6870.76 90.51
仟家信品牌金 220.00 2.00
仟家信生肖金 220.00 2.00
金交所金条 220.00 2.00
  • 黄金
  • 黄金(¥)
  • 白银
  • 铂金
  • 美元
  • 欧元
  • 英镑
  • 日元
  • 澳元

首页 »投资参考—咨询13980468832» 北约峰会:“特朗普VS默克尔”第二季

北约峰会:“特朗普VS默克尔”第二季

2018-07-10 14:03:43 来源 -- 作者

北约峰会:“特朗普VS默克尔”第二季


2018-07-10

在上月G7峰会上,特朗普在抨击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之后退出了G7联合声明。这次,人们担心周三和周四的北约峰会也会不欢而散,特朗普可能拒绝签署公报。只不过,“靶子”或是德国总理默克尔。

本周三和周四将于布鲁塞尔举行的会议是北约的首个主要峰会。市场普遍担心,由于贸易纠纷、军费、移民、伊朗核协议等问题而导致的分歧恐将破坏跨大西洋联盟的团结。

在上个月的七国峰会(G7)上,特朗普在高调抨击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之后宣布退出刚刚达成的G7联合声明。这一次,人们担心北约峰会也会不欢而散,特朗普可能拒绝签署公报。

环球时报援引德新社评论称,“北约正遭遇70年来最困难的时期。”报道还称,慕尼黑安全政策峰会负责人邦德悲观地说,北约是否能够在特朗普总统任期内“幸存下来”,将是一个大问题。《华盛顿邮报》也担心北约会全面解体。

上次的“靶子”是特鲁多,这次可能是德国总理默克尔。

特朗普狂批欧洲

特朗普一直以来都毫不留情地猛批欧洲以及德国,从与美国的不公平贸易,到军费缴纳不足,从移民政策过于宽松,到激进伊斯兰主义者入侵……

就在昨日,特朗普还公开怒骂,称美国为北约付出的钱比任何国家都多,都变成了各个盟国的“存钱罐”,而美国民众是一直全款买单的傻瓜。他称,这是不公平的,也是不能接受的,他会“告诉北约:你们得开始付钱了。”

华尔街见闻今晨文章提及,特朗普还特别提到了德国:“德国的军费开支是GDP的1%,美国则有4%,北约对欧盟的好处远远超过对美国的。”

从开始参与竞选总统开始,特朗普就频频就北约军费问题大肆展开批评。不过,特朗普似乎说的也有道理:北约方面表示,2017年北约费用的70%来自美国。

除了分摊军费负担问题之外,贸易和关税问题预计也是此次北约峰会难以绕开的重点议题。

特朗普此前执意对欧盟开征关税,涵盖范围包括汽车、农产品等重点领域,引发欧洲一片抱怨与抗议。欧盟上周初开始对价值28亿美元的美国进口商品征收25%的报复性关税,并威胁要对价值近3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征收关税。

默克尔7月6日表示,她将支持欧盟降低对美国汽车的进口关税。此举旨在回应此前美国政府的提议,即如果欧盟做出让步,就放弃对欧洲进口汽车加征关税。

特朗普攻击军费问题的同时,也提到了欧盟对美国151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以及“对美国商品巨大的贸易壁垒”。

默克尔本周一在接待来访的中国总理李克强时趁机再度隔空“暗战”特朗普。她称,保护主义是如今全球经济面临的主要风险,希望7月16-17日在北京召开的中欧峰会能采取进一步措施保护投资,并帮助防止出现进一步的全球贸易冲突。

在移民与能源问题上,特朗普也没少费口舌。他批评默克尔实行过于宽松的移民政策,从而使得欧洲充斥着大量激进宗教分子。对此,美国Axios评论称,由于默克尔在本国政治问题上的相对软弱立场,特朗普一直在利用这一点。

最近数月,特朗普还批评德国政府伪善,说他们一方面口口声声说俄罗斯是一个值得对抗的坏角色,但另一方面却依然在大量进口俄罗斯的天然气。

二战后,跨大西洋联盟通过北约和贸易协定将彼此的国防安全和经济绑在一起。如今,特朗普以冷战时期制定的美国法律将一些欧洲商品列为“安全威胁”。美国这样对待盟友还是头一回。

对此,纽约每日新闻有一段精彩的评价:

    过去七十三年,西方政经联盟是由曾经打败纳粹德国的国家所领导的,最重要的就是美国。而在过去一年,这种局面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曾经充斥着纳粹的德国正奋力引领自由和民主之路,特别是贸易和移民自由,但美国却走上了相反的道路。

德国的反应

Axios称,隶属于美国的德国马歇尔基金会总裁、曾在奥巴马政府任职国家安全委员会欧洲事务高级主管的Karen Donfried表示,现在,德国政府内外都在进行激烈的争论,讨论如何处理与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关系。

总体上,德国方面分裂成了两派:一派坚持要在战略上保持耐心,另一派则坚决认为应该采取战略自主原则。Karen Donfried解释了这两派的区别:

“战略耐心”派把特朗普视为美国总统史上的一个特例,认为他在一个顶多两个任期届满之后就会从总统宝座上消失了,届时美国将回归到原来的美国,其与欧盟的关系也将恢复至往昔。

“战略自主”派对此并不认同,他们认为美国对于其在世界上的地位角色的观点早就发生了变化,在特朗普上台之前变化就开始发生了。这种根本上的观念转变将延续到特朗普离任之后。而特朗普只是这种深刻变化趋势的一个征兆而已,并非导火索。因此,“美国不再是一个可靠的盟友,”他们主张欧洲应该自主独立起来。

盟友关系正走向分裂

在德国外部,法国总统马克龙当属最积极的欧洲独立论调支持者。他甚至提出了“欧洲干预倡议”,而这个倡议已经成为了现实。

英国《卫报》6月25日报道,法国、德国、比利时、英国、丹麦、荷兰、爱沙尼亚、西班牙、葡萄牙9国签订意向书,计划在欧洲建立一支军事干预部队,旨在“面对可能威胁欧洲安全的情况时”迅速开展联合行动,包括自然灾害、危机干预和撤离侨民。

对此,北约(NATO)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虽然对此表示欢迎,但同时也表示担忧,认为该部队成立后将削弱北约整体实力,称其部分角色功能可能和北约重复,而且他们害怕欧洲与美国会不断疏离。

特朗普还将在北约峰会后的7月16日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晤。德国媒体Funke援引本国外交人员称,“特普会”让北约成员国感到忧心忡忡。万一特朗普再像G7会议期间那样对俄罗斯释放善意,北约的凝聚力和互信程度会再打折扣。

新华社援引美国大西洋理事会欧洲问题专家观点称,现在,欧洲人已经很难再像以前那样将美国人视为“守法者”和“可信赖的盟友”。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