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 悉尼 - 东京 - 法兰克福 - 伦敦 - 纽约 -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国际贵金属
全球指数
银行机构金条
国际贵金属
全球指数
高赛尔金条 6639.04 65.32
招金金条 208.38 5.80
普通投资金条 208.38 2.58
国鼎金条 220.90 2.91
国鼎金条 6870.76 90.51
仟家信品牌金 220.00 2.00
仟家信生肖金 220.00 2.00
金交所金条 220.00 2.00
  • 黄金
  • 黄金(¥)
  • 白银
  • 铂金
  • 美元
  • 欧元
  • 英镑
  • 日元
  • 澳元

首页 »投资参考—咨询13980468832» 毫无意外的结果对美国经济意味着什么?看高盛全方位解读

毫无意外的结果对美国经济意味着什么?看高盛全方位解读

2018-11-08 05:11:25 来源 -- 作者

毫无意外的结果对美国经济意味着什么?看高盛全方位解读


2018-11-07

新的国会格局意味着,特朗普税改不会有大变动,政府支出还可能增加,贸易政策不会受到直接影响,监管法规实施计划不会变,但下次大选以前我们可能看不到美版“四万亿”基建落地,明年政府关门风险高。

经过11月6日一役,美国民主党人拿下了众议院,共和党人不但保持了参议院多数,席位还稍有增加。

对这种分裂的国会格局,高盛政治经济学家Alec Philips认为,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未来数年它对美国经济和政策的影响:僵局(gridlock)。

首先,Philips认为,总体结果符合共识预期,只是共和党人夺得的参议院席位比预期的多。对于Philips报告的主要观点,华尔街见闻有如下归纳:
特朗普税改不会有大变动

对于税改,高盛预计,在分裂的国会背景下,不会有重大的税改议案能成为立法。民主党人可能试图通过立法重新分配,将减税更倾向于低收入家庭,同时推翻对州和地方政府税收扣除的限制,也可能部分修改企业减税,但大幅修改2017年税改案的可能性很小,因为即使能进入投票程序,也要在参议院拿到60票的绝对多数票支持。

高盛预期财政政策给经济增长带来的刺激是基于税改未来几年不会有任何大变动,现在的国会格局应该不会改变这种预期的假设依据。

政府支出可能有所增加

高盛预计,政府支出可能较当前水平扩大。国会将通过,2020和2021财年的国防与非国防自主支出预算上限大致与今年早些时候国会通过的2019年上限相当。虽然特朗普呼吁让自主支出减少5%、相当于减少650亿美元、约占GDP的0.3%,但众议院的民主党领袖会坚持更高的水平、更接近当前水平。但无论如何决定,都不可能影响截至2020年的支出趋势,因为今年已经确定了2019财年的支出上限。现在的立法格局支持高盛对美国政府支出的预期。
特朗普也许看不到美版“四万亿”落地

高盛预计,国会不可能就基础设施达成一致,不可能拿出重大的基础设施项目。特朗普和国会民主党人都支持基建项目,但双方在细节上的分歧很大,更重要的是,民主党人可能没有在2020年总统选举以前与白宫达成一致的动力。

医疗健康成焦点问题

高盛认为,医疗健康将是大问题。出口民调显示,将医疗健康列为首要问题的选民最多。民主党占多数的众议院可能通过药品定价法案,但可能在参议院受挫。特朗普也公开支持改变药品定价,因此参议院的共和党人可能在这个问题上面临妥协的压力。

对贸易政策并无直接影响

对于贸易政策,高盛认为应该不会受到直接影响。民主党把持的众议院给通过实行新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USMCA带来了一定的风险,但最终会得到批准。如果可能遭到反对,将促使特朗普启动退出当前北美自贸协定NAFTA的流程,迫使众议院在新协定和毫无协议之间做出选择。高盛还预计,国会格局也不会改变美国对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贸易政策,预计2019年更有可能加征关税。

监管法规计划不变

高盛预计,监管法规的日程几乎不会受影响,因为1、大部分众议院通过的法案可能都会在参议院遇阻,2、大多数特朗普政府主持的修改监管举措根据现有的权限已经可以推行,无需国会批准。不过,一些众议院委员会对医疗健康、金融服务等某些领域的监管审查可能增加。
明年政府关门风险高

高盛预计,财政支出截止期变得更危险。下一个截止期是在今年12月7日,虽然是在新国会格局生效以前,但可能推迟到明年一季度或者9月30日,这要取决于国会怎么决定。在分裂的歌据下,在明年截止期到来时,存在很大的政府关门风险。债务上限将在明年3月1日到来,预计国会需要8月以前调升上限。高盛指出,近些年两次最动荡的债务上限之争分别发生在2011年和2013年,都是在国会被两党分而治之的背景下。

无法据此预测2020年大选

对于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前景,高盛认为,新的国会格局没有提供任何重大的预示信号。此前有过某个党在夺得众议院多数两年后赢得大选的先例,比如2006年民主党拿下众议院,2008年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但也有过反例,比如1994年和2010年都是共和党人获得众议院多数,但1996年和2012年都是民主党人成为总统。更明确的一点也许是,共和党人得到的参议院席位比此前多两三个,这会让民主党人在2020年更难以控制参议院。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