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 悉尼 - 东京 - 法兰克福 - 伦敦 - 纽约 -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国际贵金属
全球指数
银行机构金条
国际贵金属
全球指数
高赛尔金条 6639.04 65.32
招金金条 208.38 5.80
普通投资金条 208.38 2.58
国鼎金条 220.90 2.91
国鼎金条 6870.76 90.51
仟家信品牌金 220.00 2.00
仟家信生肖金 220.00 2.00
金交所金条 220.00 2.00
  • 黄金
  • 黄金(¥)
  • 白银
  • 铂金
  • 美元
  • 欧元
  • 英镑
  • 日元
  • 澳元

首页 »国际综合财经» 美国经济下行压力凸显 债务规模创新高引担忧

美国经济下行压力凸显 债务规模创新高引担忧

2019-10-10 10:09:59 来源 -- 作者

美国经济下行压力凸显 债务规模创新高引担忧


21世纪经济报道 向秀芳 2019-10-10

美国财政部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财年美国国家债务总额新增1.2万亿美元,达到创纪录的22.72万亿美元,相当于本财年GDP的106.5%。

美国经济之忧

美国经济下行压力正在不断加大,多个经济指标出现恶化,而这或许只是开始, 当前美国经济和政策既有近忧也有远虑。美国2019财年债务总额再创新高,达到22.72万亿美元,这使得市场担忧经济下行或带来债务危机,同时快速增长的债务也使得财政扩张空间受到限制 。另一方面,债务规模的膨胀也使得美联储的政策压力增大,而近期“美元荒”的出现,迫使美联储重启回购操作。在错综复杂的环境下,美联储政策分歧不断加大,扩张资产负债表、降息等一系列政策都在讨论中,难以找到“治本之道”。

9月制造业PMI创十年新低、新增非农就业人数不及预期、消费者信心指数也呈下跌态势,近期公布的多个数据表明,美国经济增速放缓压力愈加凸显,标普等机构纷纷下调美国经济预测。

在此背景下,美国联邦政府财政赤字激增、国家债务总额再创历史新高,引发市场人士担忧。美国财政部近日公布数据显示,在刚结束的2019财年,美国国家债务总额新增1.2万亿美元,创下22.72万亿美元的新纪录。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公布的数据则显示,2019财年联邦政府预算赤字达9840亿美元,与上一个财年相比激增逾2000亿美元,逼近万亿美元大关。

CBO指出,预算赤字连续四年以超过经济扩张规模的速度在增加,2019财年赤字占GDP的比重达到4.7%。在现行法规及政策不变的前提下,美国债务规模将随着赤字增加而继续膨胀。与许多主流经济学家的观点一致,CBO也发出警告,认为美国政府债务正走在一条不可持续的道路上。

如今,受全球经济增速放缓、贸易摩擦不确定以及英国“脱欧”等地缘政治因素影响,美国经济强劲表现难以为继。今年以来,美国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凸显,美联储已经进行了两次降息,维持经济扩张难度越来越大。二季度美国经济实际增速跌至2%,是特朗普上任以来的新低。有市场人士担心,一旦美国经济出现衰退,政府收不抵支的压力加剧,陷入债务危机的可能性将加大。
经济增长存隐忧

今年以来,美国经济增速放缓甚至陷入衰退的忧虑,始终困扰着市场投资者。尤其是今年5月与8月,美国3个月期与10年期国债收益率,2年期与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曲线分别出现“倒挂”,导致对经济衰退的忧虑急速升温,金融市场亦随之出现大幅波动。

从经济基本面来看,尽管美联储一直强调美国经济表现仍然强劲,但多个经济指标指向美国经济增速放缓。比如,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发布的8月制造业PMI指数跌至49.1%,自2016年9月以来首次跌至50%的荣枯线下方,9月PMI进一步下行至47.8%,创下2009年6月以来的新低。截至9月,制造业PMI指数已连续6个月下跌。制造业陷入萎缩,加剧了市场的忧虑。

虽然有观点指出制造业在美国经济中占比较小,但事实上在美国经济活动中占比超过三分之二的消费支出同样有降温苗头。美国商务部上月底公布的数据显示,8月消费者支出环比仅微幅上升0.1%,增幅较7月份有所收窄,显示美国经济主要增长引擎也在放缓。而且,美国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在8月份跌破了90,该指数上一次跌破90还是在2016年10月,意味着消费者支出将变得更为谨慎,消费对经济的支撑可能走弱。

那么,当前美国经济形势是否很糟糕?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研究员、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二季度GDP增速2.0%,依然接近甚至略高于市场公认的美国经济潜在增速(1.8%左右)。在张明看来,虽然美国经济增速近期略有下降,但降幅并不大,显著失速的现象还未发生。

但张明分析指出,从美国GDP增长的结构来看,2019年第二季度美国经济增长存在隐忧。2019年第一、二季度美国GDP环比增速折年率分别为3.1%与2.0%,其中,私人消费的贡献在一、二季度分别为0.8%与3.0%,私人投资的贡献分别为1.1%与-1.2%,净出口的贡献分别为0.7%与-0.7%,政府支出的贡献分别为0.5%与0.8%。

“可见,私人投资与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在2019年第二季度均由正转负,且下降幅度较大。其中,私人投资对经济增长的拖累是自2009年第三季度以来最大的。”张明表示,这就意味着,特朗普政府减税政策并未带来企业投资的持续复苏,企业投资未来可能持续拖累美国经济增长。而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进一步升级,未来净出口对美国经济的贡献可能持续为负,甚至继续下降。
债务问题愈演愈烈

通常情况下,通常在经济困难时期,政府才会选择通过加大社会公共开支等财政扩张手段来提振经济,从而会导致政府债务规模的扩大,但这并不符合当下美国的情形。

美国正处于史上最长的经济扩张周期,经济以2%左右的年均增速维持了多年,就业市场持续繁荣,失业率跌至3.5%并创下50年来新低,薪资增速也在增长。但令人吃惊的是,过去几年,美国财政赤字持续增长,国家债务不断膨胀。

美国财政部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财年美国国家债务总额新增1.2万亿美元,达到创纪录的22.72万亿美元,相当于本财年GDP的106.5%。自2013年以来债务规模增加了6万亿美元,2018和2019两个财年债务增长均超过1.2万亿美元。

具体到收支项目来看,受特朗普大规模减税政策影响,美国本财年税收收入增速降至3.4%,低于名义GDP增速4%,同时,政府支出却增长了7%至4.16万亿美元。美国名义GDP增长约8300亿美元,但债务却增加了1.2万亿美元,也就是说,债务规模的增长已经超过经济规模的增长。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周一公布的数据也显示,2019财年联邦预算赤字达9840亿美元,比上一财年增加逾2000亿美元,逼近万亿美元大关。许多主流经济学家一直认为,美国赤字与债务高企的现状不可持续。国会预算办公室也曾发出过警告,美国国家债务正走上一条不可持续的道路。在最新的预测报告中,国会预算办公室指出,赤字连续四年以超过经济扩张规模的速度增长,2019财年赤字占GDP之比达到4.7%,高于2018财年的3.9%。

随着政府赤字增加,美国债务规模仍将持续扩张。国会预算办公室指出,社会保障和医疗保健等福利计划支出以及联邦债务利息支出的增长快于收入的增长,是债务总额持续扩大的主要原因。在国会预算办公室的预测中,随着债务不断增加以及联邦债务平均利息水平上升,净利息成本将从2019年占GDP的1.8%增加至2029年的3.0%。

在经济下行压力凸显的背景下,不少市场人士担心,一旦经济出现衰退,政府收支平衡压力将进一步加剧,美国出现债务危机的可能性将加大。

为降低政府债务风险,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近期已数次表示,如果有适当需求,将认真考虑发行50年或100年期的美国国债。而在特朗普多次炮轰施压,要求压低利率水平的情况下,美联储今年已进行两次降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本周二还表示,为回应前几周隔夜回购市场动荡的问题,美联储很快将开始再次扩大资产负债表。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