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金 威尔鑫 wellxin.com - 专业的黄金、白银、有色金属投资咨询及研究分析
北京 - 悉尼 - 东京 - 法兰克福 - 伦敦 - 纽约 -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国际贵金属
全球指数
银行机构金条
国际贵金属
全球指数
高赛尔金条 6639.04 65.32
招金金条 208.38 5.80
普通投资金条 208.38 2.58
国鼎金条 220.90 2.91
国鼎金条 6870.76 90.51
仟家信品牌金 220.00 2.00
仟家信生肖金 220.00 2.00
金交所金条 220.00 2.00
  • 黄金
  • 黄金(¥)
  • 白银
  • 铂金
  • 美元
  • 欧元
  • 英镑
  • 日元
  • 澳元

首页 »投资参考—咨询13980468832» 明年3月才会降息?鲍威尔让华尔街“寒心”

明年3月才会降息?鲍威尔让华尔街“寒心”

2024-04-18 12:50:27 来源 -- 作者

明年3月才会降息?鲍威尔让华尔街“寒心”


2024-04-18

依赖数据的美联储基本确定不会在近期降息。美银认为,首次降息需等到明年3月的风险真实存在。

如果市场之前还有任何疑问,那么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已经基本确定了短期内不会降息。现在,华尔街想知道的是美联储今年是否会降息。

鲍威尔周二表示,在将通胀率降至美联储2%的目标方面“缺乏进一步进展”,这意味着“可能需要比预期更长的时间”才能获得足够的信心来开始放松政策。

穆迪分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说:“他们已经把经济推到了想要的水平,他们现在只关注通胀数据。问题是实现通胀目标的标准是什么?在我看来,他们需要连续两个月、也可能是三个月的通胀数据与2%的目标一致。如果这确实是标准,那么最早也要到9月才能实现。我认为在那之前不会降息。”

大多数数据显示通胀率在3%左右,且在未来几个月内都不会出现明显变化,这表明美联储在实现目标的最后一英里中举步维艰。

近几周,由于华尔街被美联储的言论说服,市场对降息的预期一直剧烈波动。根据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的FedWatch指标,截至周三下午,交易员预计美联储确实更有可能等到9月降息,概率约为71%,7月降息的隐含概率为44%。至于年内是否有第二次降息,市场目前倾向于美联储可能在12月份再次降息,但这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赞迪表示:“目前,我的基本预测是美联储今年将有两次降息,一次在9月,一次在12月,但也可能只有一次降息,在11月。”他认为,总统大选可能会影响美联储官员的决策,后者坚称自己不会受到政治影响。

2025年前不降息的“真正风险”

整个华尔街都弥漫着不确定性。周三,市场预计今年不降息的可能性约为11%,但这种可能性可能依旧被低估了。

例如,美国银行经济学家表示,美联储可能等到2025年3月才会首次降息,这是一个“真正的风险”,不过目前他们仍坚持12月份降息一次的基准预测。2024年初,市场已经预计美联储将至少降息6次,每次25个基点。

美国银行经济学家斯蒂芬·朱诺在一份客户报告中表示:“我们认为政策制定者不会愿意在6月甚至9月开始降息周期。简而言之,这就是依赖数据的美联储所面临的现实状况。随着年初通胀数据超出预期,美联储推迟降息的紧迫性也就不足为奇了,尤其是考虑到强劲的活动数据。”

一些投行认为,未来几个月通胀数据仍有望下降,从而为美联储提供放松政策的空间。

例如,花旗集团仍预计美联储将在6月或7月开始放松货币政策,并在今年多次降息。花旗经济学家Andrew Hollenhorst写道,未来几个月的通胀数据将让鲍威尔及其同事“感到惊喜”。他补充说,美联储“准备在核心通胀同比放缓或经济活动数据出现疲软迹象时降息”。

高盛首席经济学家简·哈祖斯预计美联储首次降息的时机将从6月推迟到7月,因为“更广泛的反通胀叙事仍然完好无损”。

美联储政策失误的风险也在增大

如果高盛的预测是真的,那么“美联储将继续推进降息”,Evercore ISI全球政策和央行战略团队负责人克里希纳·古哈写道。不过,古哈还指出,鲍威尔在周二的讲话中提出了更广泛的政策可能性。

他补充道:“我们认为,美联储仍然过于依赖数据的阶段,如果近期通胀数据不配合,美联储很容易从降息3次变为降息2次甚至1次。”

然而,美联储固执己见的可能性增加了政策失误的风险。尽管经济具有韧性,但长期高利率可能会威胁劳动力市场的稳定,更不用说金融业的某些领域,例如容易受到固定收益投资组合期限风险影响的地区性银行。

赞迪表示,美联储本应在通胀率远低于2022年中期高点的情况下降息,并补充说,与住房相关的因素基本上是阻碍美联储实现2%通胀目标的唯一因素。

赞迪认为,美联储的政策失误“是目前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他们已经实现了充分就业的使命,而且几乎已经实现了控制通胀的使命。”他补充道,“我认为我们需要对金融系统保持谦虚。美联储正冒着破坏某些东西的风险。但最终会怎样?如果我是委员会成员,我会强烈主张现在就该降息。”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