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 悉尼 - 东京 - 法兰克福 - 伦敦 - 纽约 -
国际贵金属
全球指数
银行机构金条
国际贵金属
全球指数
高赛尔金条 6639.04 65.32
招金金条 208.38 5.80
普通投资金条 208.38 2.58
国鼎金条 220.90 2.91
国鼎金条 6870.76 90.51
仟家信品牌金 220.00 2.00
仟家信生肖金 220.00 2.00
金交所金条 220.00 2.00
  • 黄金
  • 黄金(¥)
  • 白银
  • 铂金
  • 美元
  • 欧元
  • 英镑
  • 日元
  • 澳元

财经信息速递

首页 » 威尔鑫金评连载(※标题为不定期开放的会员版) » 股市机会平庸 贵金属仍可挖掘

股市机会平庸 贵金属仍可挖掘

2019-08-22 11:53:14 来源 -- 作者

股市机会平庸 贵金属仍可挖掘

2019年8月19日  威尔鑫投资咨询研究中心
首席分析师 杨易君 (公众号:杨易君黄金与金融投资 yangyijun1616)

股市一企稳,各类券商又冒着青筋、秀着胸肌大喊底部了。回顾笔者7月28日,在美股处于历史高位、欧美股市强势氛围,A股反弹途中,清晰大胆指出,美联储降息的开始,或就是全球股市下行的开始,详见7月28日《美联储议息会议或成全球股市下行拐点》。目前股市结束调整,见底部了吗?小概率可能吧,大概率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判断。笔者分别在4月中旬、7月初,提醒过不少朋友,要警惕股市风险,几位朋友完美逃顶。并在内部报告也告诫客户,警惕股市风险。当然,我们并不为客户及任何投资者推荐股票。实际上,笔者也极少操作个股了。

笔者在7月4日内部报告中分析:
关于这轮黄金市场上行的题材背景,为何中国元素如此浓厚?几乎没有人提及这应该是中美贸易战的产物。笔者也只是通过A股、人民币汇率、新加坡A50期指、黄金的动态对应走势,观察到了这一20年未见的“奇特”现象:A股交易时段内,是金价波动的主战场。甚至笔者也认为这是老美对中国的金融战手段之一。只是关于金融战这个敏感话题,媒体不会去揣测与报道。

为何黄金会利用贸易战题材呢?尤其在美元宏观强势依旧,通胀总体低迷的背景下。笔者也查阅了些有关涉及美国打贸易战可能带来的后续问题。1930年美国总统胡佛出台“斯穆特.霍利关税法”,大幅增加了超过2万种外国商品关税,以刺激消化国内库存,振兴制造业。各贸易伙伴纷纷以提高关税迎战。贸易保护主义的结果,是为美国带来了大萧条。目前,美国贸易战不仅主要针对中国,似乎也有全球化趋势。其次,美国如果摒弃中国物美价廉的商品,而力图重整自身制造业。由于在历史大舞台中产业结构的分工不同,美国要自己生产从中国进口的大量消费品,成本肯定会高出很多。这样,势必推高国内通胀。在国内经济本不景气的情况下,这无疑让民生更为痛苦。总之,这种破坏全球产业链的行径,未必能重整美国制造业,刺激经济复苏。但七八十年代对日本的贸易制裁或贸易战,并未给美国带来这些问题,且美国成功遏制了日本的进一步强大。只是,我们要对类似风险有一个大概认知。

此外,尽管美联储尚未到降息的程度,但近月美国实质性的宽松是非常明显,这从美国国债走势中可以得到清晰反应。美国实质性的货币放松,刺激了美国股市回升,并在本周再创历史新高。但需要注意的是,我们必须密切关注中期经济指标的演变,如果货币实质性的放松只刺激了资本市场的反弹,而没有刺激经济企稳回升。甚至经济逆货币释放继续回落,几乎可以肯定金融危机难免,美股必然还有大跌。但这个过程不能去揣测,只能耐心观察。2008年金融危机前,美股在货币宽松背景下的强势,逆经济运行了近两年的时间。

目前全球经济形势都不好,中国经济数据也不好看,阶段性实质宽松环境支撑着资本市场。中国A股虽暂时没有破位忧虑,但要大幅上行几乎不现实。笔者认为年内A股还会有明显新低,也许科创板上市就是股市再见下行模式的开始。科创板虽看似“题材”不错,但毕竟是股市总体低迷背景下的市场扩容啊。此外,作为遏制中国崛起的辅助金融攻击、经济数据总体低迷、国际贸易环境、国际经济环境,中美关系走向等,都不利于A股走强。

但近期A股也无真正破位之虑,可能会胶着、震荡趋强运行。毕竟国际股市再次强势反弹,外围环境利好。以深成指为分析判断对象,笔者认为反弹极限难以越过9800点,9600-9800是强阻带。美国大选在即,特朗普糟糕的票仓走势,可能会让他针对中国的打压,会消停一段时间。如果明年特朗普大选失败,对中国经济与A股应该都是一个很大的利好。如果再次当选,我们的国际关系还将面临非常严峻的形势。下面这段是笔者6月30日在微博上表达的观点:

商人情商的特朗普:自信满满地以经商“技巧”从政,秀技,求美誉度,求旷世政绩,更求连任,是特朗普的性格属性。如果其快刀、快枪打赢这场贸-易-战,为美国赢得巨大利益与地位强化,无疑是美国总统史上的里程碑事件,他一直这么自信着。但随着美国总统大选临近,国内外局势越搞越乱,不仅没有丝毫政绩可言,甚至可能只能干一届,并留下历史骂名。他深知厉害关系,根本不可能在总统大选前让中国做出妥协,目前局势一团乱麻,大选临近,他的总统生涯很危险。故在总统大选前,特朗普可能会真的消停消停,而将精力致力于大选。但是,如果特朗普获得连任,几乎可以肯定预见,他将对中国发起更为疯狂的“报复”——到底是树立历史丰碑,还是臭名昭著离场,他会竭嘶底里的一搏,这是他的商人性格使然。

7月13日内部报告,我们继续作为附产品给客户提醒全球股市风险。再后,就是7月28日这篇关于美联储降息,可能拉开全球股市下行风险的公开提醒文章。

目前A股与全球股市见底了吗?有可能,只是这个判断不太可靠!虽近月美联储实质性的宽松,在近20年都不多见(从债券走势可以得到反应),但美国经济运行趋势尚未见回软企稳迹象,且美股总体估值依然很高。

关于美股估值,除了关注传统的市盈率量化、美股市值占比GDP量化信息以外,笔者还喜欢去做些有趣的量化探索,且往往会得到一些“有趣”的市场信息。比如,笔者尝试将美国道琼斯指数用物价指数去平减除权,得到的新指数就比较有趣了:
 
在数据处理时,笔者以2000年的顶部11750.20点为调整基准,相对于物价指数进行平减除权。从下半图除权后的指数可以看出,虽2008年道指相对于2000年大幅上涨约20%至14198.10点,但除权后的指数,几乎就是一个非常精确的“双顶”。而在2016年道指大幅调整中,虽道指名义上调整幅度看似不大,但实际上又刚好精确回踩了2000、2008形成的“双顶”如图中H1线所示。笔者之见,未来两年内,甚至等不了这么久,我们会见到平减除权后的道指至少回踩H2线,甚至可能再度回踩H1线。

关于近阶段美股的见顶,虽2018年至今的道琼斯名义指数看似一顶高过一顶,但相对于物件指数平减除权后的道琼斯指数,更似一个标准的“三重顶”:
 

A股见底了吗?好像经济数据并不支持这个判断,如最新的出口、消费、固定资产投资三驾马车,与M2货币增速运行图示:
 
除了消费延续结构性反弹,其余指标均处于下行趋势,尤其是出口与投资增速,下滑更为明显。

关于A股的估值,笔者做了更多量化工具。其中最为传统、常用的,还是整个市场的市盈率总体估值。关于市盈率估值,笔者不喜欢看沪A板块,因为A50的巨大权重影响,令上证指数运行严重失真,深A更具代表性,如图所示:
 
单从市盈率估值来看,目前确实不高,甚至几乎处于历史相对底部区域。但你真不知这种低迷会延续多久。市盈率毕竟是个静态估值系统,目前我们整个经济运行模式、规则,甚至结构,都正经历着较大的变化,不确定因素较多。目前深A市盈率与2005年一季度相当,但此后的低迷还有一年以上,股指也还产生过20%以上的跌幅;也与2008年8月初相当,但此后股指还有超过30%跌幅;也与2012年1月相当,但此后还有约3年的明显经济低迷期,与超过20%的股指跌幅。当然,从去年四季度至今,也经历了渐进一年的时间。只是,笔者还是看不到经济企稳信号。

为了对A股系统估值进行更为精确量化,笔者自己设计了一个针对A股的估值系统,如图中的“市场信息汇总”指标。此指标信息量很广,几乎涵盖了所有其它分项量化,总计 8个宏观经济与整个A股市场数据,还有3个技术指标。此量化曲线一形成,我认为比市盈率对股市机会、风险的量化更可靠。图中,笔者设置了四根天地线,分别为大风险、风险、机会、大机会。该量化工具相对于市盈率的优劣,投资者很容易对比看出。目前,该量化指标处于风险与机会的大体“中位”,笔者认为这是一个相对“平庸”的机会。再参考国际局势,国际关系走向,笔者甚至认为风险大于机会。

除了上述估值量化,对国际局势、经济走向的判断之外,还有纯技术的分析,如深成指日K线图示:
 
三条阻速线的2/3线,在7月中旬交汇于一点,这种情况不多见,彰显7月股指极具下行压力。而我们的机构,甚至国家队热衷屯兵的A50板块,也一样具备很强技术风险特征:
 
蓝筹股能否走好,还是先等A50指数有效突破H1下行趋势线,并企稳后再说吧。参考目前经济运行形势,以及可能复杂的国际经贸局势演变,经济走向因素,不排除A50指数更可能向H2线靠近可能。

股市不好弄,金价又上涨这么多了,贵金属还有机会可以挖掘吗?笔者认为肯定有,甚至机会仍不错。当然,1500美元上方的黄金市场,我们的风险意识多少还是要具备一些,尽管目前市场情绪,基本面看似继续利好黄金,但技术面的压力不容小视:
 
1)图中所示,金价见顶1920.8美元之后至今,整个非常标准的宏观下行通道为H1H2,目前金价几乎精确触及到H2宏观趋势线压力。

2)金价2015年底见1046.20美元后,形成的非常标准上行通道为L1L2,目前金价也精确触及轨道线L2了。L2、H2精确交叉,形成当前金价上行压力。

3)也是从1920.8-1046.20美元宏观调整波段来看,其下行回升的二分位在1484美元位置。观这组黄金分割的38.2%黄金分割位,在2013-2018年,多次精确构成金价反弹终极阻力。今二分位阻力,理应同样非常强劲。但也不排除直接攻击61.8%黄金分割位后,9月再来回踩这个二分位的可能。

4)图中P线位置,在上方的1520-1525美元附近,对应着2011-2013年宏观区间震荡底部的形态反压,也进一步彰显上行强阻。

5)2015年金价见底1046.20美元后的三年,总体呈现一个底部逐渐抬高的“宏观三角形”整理。三角形向上突破的理论目标,有多种测算方法,最典型的是“形态”法和波浪推导法。形态法,即我们图示中的L1L2通道形态。而波浪法,则主要通过三角形高度向上以黄金分割衍生法进行推导。此宏观三角形的高度为2015-2016年之1046.20-1375.10美元,该波段向上的138.2%黄金分割位在1500.74美元,这个价位与目前L2轨道线的量化几乎完全一致,构成金价在1500美元的共振强反压。

6)从更为宏观的20年黄金市场波段形态来看,就1999年金价见底251.70美元后至2011年见顶1920.8美元的整个运行形态观察,该宏观波段回调的23.6%黄金分割位在1527.20美元,也与上述分析共振构成当前金价反压。

7)再就2018年金价见底1160.11美元后的整个中期波浪运行形态来看,我们认为可画分为一个三浪运行形态,目前金价正处于第三主升浪中。第三浪的目标位置,可以通过1160.11-1346.71美元的上行一浪进行推导,该一浪上行的200%(也即一浪翻倍幅度)位置在1533.31美元,也基本与上述的诸多1500美元分析位置共振。

8)最后是大家都容易观察到的传统技术量化。月线KD指标超买程度为2011年10月以来最高,月线RSI超买程度为2008年3月以来的11年多最强。周线同样依然超买。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要敬畏市场情绪、敬畏趋势、甚至敬畏偏见……。因为尽管上述技术信号、形态趋势皆“可以满足”顶部信号。但是,但是,但是,盘口的顶部信号依然不明。机会看似还有,但越来越不确定!然还有相对确定的机会可以捕捉吗?我们认为应该是有的。这,只能飨食威尔鑫客户了,只能在内部报告中进一步具体、深度展开,欢迎牵手威尔鑫。虽经历了6月的不顺,但或许年末盘点,我们的收益率应该不会低于去年。

高傲的黄金  对骄傲的惩罚

201977  威尔鑫投资咨询研究中心

首席分析师 杨易公众号:杨易君黄金与金融投资 yangyijun1616 

本期报告篇幅很长,字数约2.6万字。此篇报告即全面代表了威尔鑫各个视角的市场研究能力,也反应了威尔鑫偶尔骄傲自大、偶越原则理念、不知市场敬畏的缺陷。我们会将此篇长期置顶。目的之一,让投资者全面了解一个客观的威尔鑫;目的之二,自我警示,需谦卑、知敬畏。敬畏市场的一切;理性、不理性、情绪、偏见等。当然,秉持理性与合理逻辑是基调。但总按理性出牌的市场,犹如透露了底牌的牌局,本身就有违市场存在的哲理,否则经济学家都是大富翁了。市场博弈中,如果总是理性一方获胜,谁会去充当市场所谓感性犯蠢的另一方呢!而理性与感性本身的界线,甚至也犹如镜子的两面,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自己?到底哪一面才是镜子的里面、外面?我们都应该谦卑、认真思考!

 

为何久未发表市场分析报告了

关于向投资者公开的黄金市场分析报告,感觉上,已经很久没发表。查了查公众号,上次发表于613日,不到一个月,也不算很久。

然久违交流的老同学也忍不住问我:“你公众号好久没更新了呢?”

“啊!你还关注着我们公众号啊?”我有点吃惊,回曰。

“开玩笑哦,我可一直长期关注着呢,是你的粉丝哈”,同学打趣到。

其实,近期我们在客户内部发表的分析报告,可谓近年来最多的阶段,即便与实际行情有较大偏离,也应算得上是最有深度的阶段。

在整个6月金价高傲上行阶段,我们都在为自己平稳运作几年后的不慎“骄傲”而付出代价。相对于近年的稳健获利节奏,在黄金火热的六月,我们是备受煎熬与惨烈的。但历经风雨近二十载,大大小小经济金融周期也经历了数回,在具体市场运作中的生生死死,也经历了太多。故此,即便判断上犯蠢了,在具体操作风险控制上,必须严谨。故即便本轮行情偏离我们分析判断,一再超预期,但谨遵我们仓位风控,加杠杆后的最大浮亏,也基本没有超过30%。如果踏上反攻节奏,回来应该会很快。而目前,我们应该行进在反攻节奏中。

曾有几位投资者在公众号、微博留言,大致意思:近段时间黄金市场行情很好,你们收益如何?我很想成为你们的会员。

我们没有回复一条,因为在如此大好的行情中,我们搞反了节奏,迎来了亏损。我只能告知客服:再遇投资者问这类问题。就告诉他们,这是最好的时候。

这样的回复,并不是在撒谎欺骗。因为要致力于防止客户浮亏扩大,并时刻反攻。我们近期可谓近年最上心的阶段,不仅报告多,报告内容也极其丰富,极有深度。笔者能推的社交活动,都尽力推脱了。全身心地在思考各个市场联动运行逻辑,进一步优化我们的分析报告结构,进一步思考“稳健”的操作原则与策略。

30%的最大浮亏,确实是最近四年最大、最让人难受的一次。这或是老天给我们跨越原则、不知市场敬畏的惩罚。在此之前,我们原则理念上的定调,都是不在常态市场中逆势持仓,逆势操作都短线。且45月份明确指出:当前整个中期黄金市场还在我们定调的牛市氛围中,做空只能短线,甚至不操作,波段逢低做多,才是主基调。但实际操作上,原本短线且一度有不错获利的空头,悄然间过渡到了一直持仓。而此后金价的上涨力度、幅度,也一而再地超出预期。

老天对这种不知市场敬畏的自负惩罚,是相当严厉的。就笔者个人操作而言,或许还是源于自负情节,杠杆放得更大一些,故在此轮黄金的反向操作中被教训得更狠。但是,经历过太多,挥刀断臂的风险控制虽然苦涩,也不得不为之。所幸,6月在期指操作上获利不错,收益超过了30%。而期指收益,又完全拿去填补了黄金市场亏损,且并未完全弥补黄金市场带来的亏损。真可谓惊心动魄,食不甘味。实际上,期指风险更大。笔者的期指交易,纯短线,90%的时候都不会过夜,尽管不过夜平仓手续费多出近十倍,或最多极轻仓过夜。都是定调阶段强弱后,根据盘感快进快出。因股市消息面上的黑天鹅,比任何市场都多,过夜,尤其重仓过夜,风险何其大。当然,如果判定一个确立的趋势,以初始仓位轻仓波段持有,风险也不大。而要看准一个趋势,并看准一个拐点,又何其难啊!

虽然近期市场运行与我们的分析报告偏差很大,但并不代表这些报告一无是处。甚至我们认为其借鉴度依然很高,故我们还是打算把近期“犯错”逻辑向投资者开放。一定程度上可以鞭策我们以后要时时敬畏市场,敬畏市场情绪,甚至敬畏偏见!因为逻辑性太强、太理性,其本身就“有违市场存在法则”。可以完全理性预测、把握的市场,谁会成为不理性,看似犯蠢的对手一方呢!

 

下面是615日分析报告

如何避开市场偏见的陷阱

我们以后的黄金市场分析报告,将更强调研究的“主动性”、全面性,尤其要纳入更多市场情绪与技术分析考量。深层次的技术,其本质是基本面、市场情绪的综合反应或综合预期。市场运行到关键形态、成本合力位置,必然会影响市场心理。

 

然这些关键位置,最终是被突破,还是有效阻止了市场运行趋势,又必将依靠基本面、消息面变化。若阶段消息面、基本面相对平静,那么这些关键位置就可能有效阻止阶段市场运行趋势。若阶段基本面、消息面顺趋势延续,甚至强化,那么价格可能会在关键位置稍作停留,然后在市场情绪顺趋势强化中,延续原有惯性,即形成市场的突破或破位。直到市场运行到下一关键点、关键形态、或神秘位置。

 

关于情绪,有时即便我们知道这是一个泡沫或恐慌的非理性延续,但偏见得到强化(情绪化市场泡沫或市场恐慌的延续)的力量何其强劲。即便我们清楚地知道这是一个泡沫而试图去做空它,或知道市场已进入情绪主导的盲目恐慌而去抄底,仍然十分危险。

 

比如,2006-2007年的美国房市泡沫,令美国经济在20059月即开始见顶下滑,经济指标持续下行,很多有识之理性人士看得非常清楚。但基于如此判断,无论做空美国房市,还是美国股市,都极其危险。美国股市、房市背离经济基本面恶化的见顶,整整推迟了两年,美股200710月才见顶。在泡沫延续与强化过程中,几乎所有银行、投行、评级机构都作假,力图让泡沫延续,不让自己成为最后接棒者。投资者可以找反应这个时代背景的电影《大空头》看看,感触会很深。理性是如何被市场错误,被偏见进行惩罚的!

 

同样,无视市场情绪恐慌惯性的理性抄底,也极其危险。在美国大萧条的1929-1932年,巴菲特的老师,价值投资之父格雷厄姆,运用其价值投资理念与量度,在这轮股灾抄底中加杠杆破产,他哪里能想到美国股市会跌去近90%啊!

 

所以有时,“趋势”与情绪导致的市场惯性何等强劲,大多数人都知道市场已进入博傻阶段,但没人相信自己会是最后接棒者。要避免这些陷阱,首先是要敬畏“趋势”,然后再找出市场可能产生拐点的理论、神秘点位(其本质是对市场心理合力与视觉的神秘量度,比如我们对任何空间的黄金分割神奇反应,对“物”(如符合黄金分割比例的人体)视觉上是“美感”。照相时,景致中的关键线条在镜头中的布局,也讲究黄金分割带来的美感。在市场的空间量度上,黄金分割可能产生神奇心理效应)。当市场运行到这些点位时,需高度留意盘口信息,基本面、消息面演变情况。如果市场没有异动地常态运行到这些点位,盲目反向操作,风险很大。

 

只研究基金持仓与交易行为,其本质是搭乘基金对市场总体研究水平的顺风车,并据此识别市场之“泰极丕来、否极泰来”,涉嫌“偷懒”!对于基金的犯错,甚至反复犯错,我们又会产生其将错误到底的惯性思维,又是一种不信任态度。我们近年分析,或稍过倚重对基金行为与资金流向的分析。

其实,我们本可以做到比绝大多数基金研究更深、更好,然后再通过基金总体持仓变化与交易行为去印证我们自己的分析判断,这样的研究结果,可能更有效。

 

在市场研究方面,无视基本面“深度洞悉”的单纯技术分析,容易有瓶颈,也会很累。我们经历过这样的过程,尤其笔者从业以来的前十年,技术分析深得投资者叹服。而完全的基本面、价值分析,又容易在特殊时段掉进市场泡沫或市场恐慌延续的陷阱中;偏重于基金动向或市场资金流向的研究,其本质又是间接搭乘主力机构研究水平的顺风车。但这些机构,实际上也是在跟随趋势,最多会强化趋势,并非完全有能力去逆基本面“营造趋势”。

 

只有将这三种分析方法结合起来,在尊重、敬畏“趋势”的基础上综合运用,所出的报告才更有深度与可信性。

 

为何投资者总是急于操作

对一般总是紧盯市场的投资者而言,空仓非常难受,钱闲在那里就慌,体会不到空仓其本质也是操作重要组成部分的理念。

尤其对一些股市投资者而言,没有持仓,生活都似没有意义,吃饭没啥味道。

空仓时,心理慌,总怕错过机会,然后去主观寻找能说服自己操作的机会。

持仓赚钱时,还是慌,总想着找个“最好”价位把股票卖了,然后买刚刚发现的下一只牛股,争取利润最大化。

什么时候不慌呢?被套起来就不慌了。套得越深,越不慌,反而看股市的心思都没了,平静得很。

股票被套数年后,一旦解套,就又开始慌了,准备卖个好价位,并积极寻找下一只可能涨得更猛的股票,以弥补这些年的时间损失。尤其看到那只准备下一次操作的股票放量走强,而自己持有的股票波动平平时,更是心里慌。直到又一次被深套,终于又不慌了!

我们当然没有上述如此“严重心慌”,但从客服反馈信息来看,会员们还是不习惯空仓。有时空仓一周、两周,就会有不少客户主动询问如何操作。因为不做多,可以做空啊,都可以赚。

故总体而言,我们持仓的时间还是太多了一些。一方面或源于尚未将“空仓”彻底深化到操作理念中,因为我们不慌,客户慌啊,客户认为会期是有时间成本的。尤其以前还设置有“季度”会期客户时,我们建议空仓时的“要”操作情况,更严重:我就一个季度会期啊,你这一空仓就两星期,咋不让我难受嘛。正是基于这种心态干扰的考虑,我们取消了季度会期。

此外,市场选择单一,也可能是个次要因素。我们只深耕、指导黄金市场操作。黄牛市场当然是我们最熟悉的市场,我们也认为是价格波动总体平稳安全的市场,也是一个市场属性非常特别的市场。

相对于黄金市场,原油市场容量要大得多,但波动风险比黄金大,与经济景气度关联更高。我们对这个市场也还算大体熟悉,但却非常敬畏在原油市场中的具体操作,因为其市场属性太活跃。但进一步思考,为何要如此敬畏呢?我们把它当贸易来操作,不就很安全吗?回顾近期NYMEX原油期货在66美元附近,我们认为这极可能就是中期顶部了,但却非常害怕做空,因为在我们对比分析框架中,国内原油价格并没跟上国际油价反弹幅度,怕做空后遭遇国内油价脱离国际油价指引的补涨“逼空”,国内油市曾发生过这样的奇异事件:201771988日的约三周时间里,在NYMEX原油期货价格窄幅震荡下跌约2美元的情况下,国内原油价格竟然大幅上涨了14.5%。当然,有当时中美贸易争端中的人民币汇率贬值因素,从6.72贬值到了6.83,贬值幅度1.64%,但也不至于刺激国内原油期货莫名其妙大涨14.5%啊。即便用2倍杠杆操作,风险也很大。但就更保守的层面而言,难道不可以不用杠杆吗?就当搞实物贸易。即便以不用杠杆的实物贸易思维在原油市场运作,踩对波段,利润也非常可观啊。2016年一季度的底部,30美元下方,我们建议国家、用油大户可以积极储备原油。如果我们也以贸易思维,不用杠杆地做多,三个月就能带来约80%的收益;201742美元见底后,又有80%涨幅;2018年见底后的反弹,半年不到,有50%涨幅。故此,我们可以不用杠杆操作原油啊,尤其中期逢低做多,不用杠杆的安全边际极好。股指操作也是如此,不用杠杆啊。比如我们4月中旬对股指顶部区间的肯定,即便不用杠杆做空,也会很快产生超过10%的收益。故此,我们可能会在以后市场选择中,进一步增加不用杠杆时,对股指与原油市场的操作建议。看准大体时机与相应信号,不带杠杆的逢低做多,安全边际会非常好,甚至可以规避一切黑天鹅。股市是黑天鹅最多的市场,高杠杆交易风险巨大。这两个市场,需要通过交易所特别考试后,才能开通,希望会员提前做好准备。

 

黄金出现大牛市逻辑了吗

通常,市场分析工具越少,市场视角越窄的投资者,越容易被情绪绑架,被市场情绪裹挟前行,形成“羊群效应”。这没啥奇怪,笔者也经历过这样的成长经历。近期笔者收到不少投资者邮件或留言,表达其对当前黄金市场牛市的“正见”。对黄金大牛市来临的判断。略有经验的投资者,还能从基本面与关联市场推演,列出个123……。但还有部分投资者声称:黄金大牛市来临基本无用争议,盘面走势已说明一切。

 

对于投机而言,你想要的盘面感觉,以及投机主力希望达到的“头脑风暴”效果,都可以营造。哪些最终会被证明是幻象,是真实,需要多角度冷静审视。事实证明,超过80%的动态、短期盘面感觉,基本不可信。

 

黄金迎来大牛市了吗?如何定义黄金大牛市了?如果将金价不再击穿2015年底的1046.20美元,视为大牛市的开启,我们近两年都是这样的判断,没啥异见啊。但近日与笔者争论的投资者,应该不是这个意思,他们想表达的应该是:近期金价的快速上行,表明黄金已迎来了大牛市主升浪。

 

对于这样的判断,笔者就不认同了。笔者从基本面、关联市场表现,梳理了很多当前黄金市场不具备牛市主升的论据、论证。但后来在对论据论证的进一步复核中,又把好些论据论证否定掉了,因为感觉部分论据论证,“左右”都可说理。所以,多少看来,让我彻底否定黄金迎来牛市主升的观点,理由似乎并不那么多。

 

但对于留言、来信争议者所谓的论据,笔者可以轻易举例历史否定掉。部分争议的核心:经济、金融危机已显而易见,目前欧美股市的反弹,只是昙花一现,此后将迎来更为猛烈的下跌,届时避险效应将再令金价飞入云霄;美联储很快就会降息了,即便否定降息未必利好黄金,但金市对降息的利好可以提前反应吧;美国经济持续疲软,美元已明显进入熊市周期,黄金将对应进入牛市节奏……

 

对上述投资者关于黄金已开启牛市主升的论证,笔者会在后段以历史图表分析回顾的方式证伪。在此之前,笔者先谈谈对黄金大牛市逻辑体系的认知判断。

 

首先,让我们来梳理一下,黄金到底是什么?为何各央行将黄金储备等同于外汇储备?黄金虽名义商品,实则全球通用“货币”。它对金融、物价的敏感,远胜于工业、首饰实体领域的商业需求。而且,黄金的产能极具刚性,不同于其它大宗商品的弹性。虽然巴菲特认为黄金什么也不是,不生产利息,也不会通过流通对实体经济带来直接好处。但黄金既然作为流通手段,存在于人类文明几千年,自有其作为货币属性的哲理。

 

当今世界,什么是支撑黄金大牛市运行的逻辑?在笔者一贯灌输的理论体系中,美元和通胀,是决定黄金大牛或大熊的根本依据,投资者可以对照数十年黄金、美元市场运行逻辑去领会。再进一步具象,美元宏观强弱,才是决定黄金宏观弱强的最根本依据。因为,美元宏观强弱,又常常决定全球宏观通胀强弱。其次,则是全球流动性趋势。为何如此认为?

 

黄金大牛市周期基本对应着美元大熊市周期,或者类似全球QE、降息等流动性释放周期。否则,黄金市场只有结构性行情。美元熊市周期对黄金市场的利好会大于QE或对美元指数影响不大的降息周期。当然,对美元影响不大的升息周期,对黄金的利空也不大,就像2015年底至今的美元升息周期,对美元利好不大,对黄金也没啥利空。因为,只有美元进入宏观贬值通道,才能使国际大宗商品定价走牛,宏观经济荣景对大宗商品需求的定价,易有瓶颈。即美元没有进入宏观贬值通道,宏观经济复苏对商品需求放大,促使的商品价格上行,易有顶,近年原油皆如此。

 

美元进入宏观贬值通道后,对黄金与商品市场,可谓利好多多。

其一,美元宏观贬值基本对应全球货币宽松,会刺激经济强劲复苏,进而增强经济运行对商品市场的需求。

其二,美元贬值会直接令黄金、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价格重估上涨。双重刺激大宗商品价格上行,必然恶化通货膨胀,而通胀上行又利好黄金。故美元宏观贬值,是黄金与商品市场大牛市基础。

 

目前美元进入宏观贬值通道了吗?显然还早。关于美元宏观强弱与美国实体经济之间的关系,又是另外一个理论体系,此不展开。所以最终,黄金大牛或大熊,决定于美国实体经济景气度周期。

 

再具体到美国经济景气度周期,即便看似代表经济繁荣的表象一样,其大周期驱动机理也可能很不同。君不见,2000-2007年的美国经济牛市周期,美元总体大熊;2008年至今的十年多美国经济牛市周期,美元总体大牛,为何差异如此?请参考笔者曾经那篇文章《梳百年金融脉络 鉴今日商品黄金》,此文对此有解析,我每每重温,都似有新意。

 

就经济周期推论而言,未来两三年爆发金融危机的概率很大,笔者有很多具体量化的经济数据,不再展开。但此轮经济、金融危机不会有2008年那么厉害,尽管不少经济学家一直曾“堪比”2008年。下一轮金融危机对经济、金融市场的冲击会更复杂、经历的时间会更长。危机之后的新一轮经济周期,或才理应对应商品、黄金市场牛市大周期。甚至也有不确定性,1985-1987的三年里,美元从164点巨幅贬值至86点,远比2000-2008年贬值幅度大。但金价仅从286美元上涨到了499美元,远不如2000-2011年翻几倍的行情厉害。

 

就此理论而言,黄金的结构性波动,再持续三年都未必不可能。如何这样判断,还请花至少2小时继续消化那篇文章《梳百年金融脉络 鉴今日商品黄金》。回顾2000年左右美元熊市大周期的开启,比美元开启降息周期都整整滞后了一年。美联储20011月开始降息周期,随后一年几乎月月降息,总计10次,直到完成第十次降息的200112月,美元都未拉开熊市周期。20022月,美元正式开启熊市。而黄金牛市也正式由99年见底后的孕育,转至温和强化。

 

故在美元大牛市氛围中,对应全球低通胀背景下,期盼黄金迎来牛市主升,几乎等同于痴人说梦。

 

下面以历史回顾方式证伪,如近二十年金价、美元指数月K线,美国利率调控进程、美国CPI价格指数图示:

图中BC区域可以看出,黄金大牛市周期的确认,必须对应美元大熊市周期,以及对应的通胀回升周期。

 

2015年底开始的EF区间,看似通胀从低位回升,理应利好黄金。但看美元继续运行在牛市大周期中,且又是货币紧缩升息周期,注定通胀回升不会有持续力度。尽管黄金看似已在2015年见大底了。

 

美元宏观熊市来了吗?等跌穿H1H2通道再说吧,就像2002年跌穿L线支撑一样。当时直到美元跌穿L线支撑点时,黄金距离牛市主升的时点都还早,依然处于牛市孕育阶段。

 

央行(尤其作为全球第一大行的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控,不会像我们很多投资者一样,完全依靠“头脑”感觉进行调控,必须严谨依靠具体经济数据行事,哪怕头脑感觉金融危机如此强烈、清晰。但头脑感觉不可靠的时候更多,就像2016年一季度,诸多经济学家、大咖对金融危机的感知一样。没有经济数据佐证的货币政策调控,一旦出错,会被持异政见者攻击指责。故“用嘴”升降息,哪能作数啊。

 

但看AB区间,一年内10次密集降息周期,其市场效果可能超出很多投资者“感觉”吧?连续大幅降息,美元竟然还在震荡上行;连续大幅降息,黄金就是不涨;连续大幅降息,奇了怪了,CPI竟然还会下降。上述留言与笔者讨论的投资者观点,是不是经不起走过的历史推敲!

 

再看美国道琼斯指数、美元月K线、美元利率周期、ISM制造业、非制造业指数图示:

2000年美国金融危机开启时,历经近20年的美股牛市,韧性何其强劲。美股调整何具复杂性。即便金融危机已非常确定,美制造业指数已运行在荣枯线下方,非美制造业也急剧下滑,甚至美联储已开启了力图为经济输血的降息节奏。但美股依然没迎来它20年上涨近10倍后的牛市大调整,或真正熊市,足见美股的强势也何具韧性与复杂。

 

BC区间也一样,利空美股的升息周期在延续,且经济从过热区域持续回落。但C点位置的美股真正见顶,落后了经济见顶近两年。这段时间,若基于美国经济回落去做空美股,会倒大霉。但看图表中的美国经济景气度量化,绝对高点在201810月,距离目前才几个月。我们就听到了如此多的美股大熊市、经济金融危机论调。我不知这些判断有多少是基于数据推理,还是多来源于对一些大咖、半吊子经济学家盲目崇拜后的头脑风暴。

 

当然,我并不认为市场一定会历史重演。我只是对当前一些不合理的观点、论据进行否定罢了。不对市场后期演绎,不对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控时间等,进行未必有多大意义的推演。此外,我还未听说过,黄金牛市主升浪来临时,波段脉搏一致的白银走势会很弱,原油还会反向走:

在过去数十年两轮黄金宏观牛市中,你都找不到这种组合逻辑。黄金、白银,哪怕趋势强弱不同,它们的波段涨跌也会完全一致。它们之间甚至可以互相印证波段顶底:当对一个品种的波段顶底不确认,而对另外一个品种很确认时,那么可以通过得到确认的这个品种顶底,去关联推导另一个品种顶底。目前银价均线完全空头排列,当前反弹后正遭遇2060周均线强反压。如果银价反弹遇强阻,是不是印证金价涨势也对应有强阻呢。

 

此外,近几周A点后的国际原油价格与金价完全反向波动,更不符合黄金牛市逻辑。原油价格回落,将令通胀回升很难,这是在为金价上行掣肘。

 

当然,反对者可以说:接下来,白银将大幅上行,原油也会大幅上行,然后与金价一起迈开牛市步伐。但这个逻辑也说不通啊,作为商品属性极强的原油、白银价格上行,基本意味着经济好转,又何来经济下滑与金融危机之忧呢?又何来降息刺激经济的必要呢?

 

所以从宏观基本面上,笔者实在找不到说服自己去相信黄金已迎来大牛市的逻辑。上述黄金强势相对于白银、原油的背离,只产生于局部基于金融动荡的避险行情中。这样组合逻辑还曾出现于20151月,20162月中旬前。在此过程中,如果美元强,金价的反弹就弱一点,比如20151月。如果美元弱,金价反弹就更强,比如201625日、12日两周。本轮金价也如此,金融动荡与美元回软双利好。

 

任何小级别的避险行情,市场投机主力都要注意别接最后一棒,故可能来得快,去得也快。目前美股早已摆脱阶段颓势,美元也开始转强。基于金融动荡的阶段投机避险行情,也应该到急需接盘侠的时候。不少盲目相信外媒、国际投行有关黄金大牛逻辑的投资者,也许是合格的接盘侠。

 

基本面分析解读完毕,下面再就其它角度进行黄金市场分析。

就综合量度而言,黄金确实处于牛市“氛围”中,“估值”不高

笔者设计了两个宏观“量度”黄金市场的工具,一是技术量度,一是基于流动性为基础的价值量度,如金价月K线,以及对应的金价“综合指标”、金价除以美国M2(笔者认为代表全球流动性状况,也即如何通过货币流量去合理量度全球通用资产价格)运行趋势图示:

就金价综合指标而言,这个指标的设计很复杂,包含了不同周期的二十几个技术指标与部分市场数据。在月线定格前,虽是一个动态指标。但在任何周期的K线上,其数据显示都一样。也就是说,这是一个不分时间周期的技术量度。

 

图中,笔者针对黄金市场特有的运行属性,给出了几组水平坐标,分别是:

牛大顶,也即在黄金大牛市中,指标触及此线,都要注意金价中期大顶的警示线;

牛小顶,在黄金牛市中,金价触及此线,可能迎来局部或中期调整;

牛顶熊底区,这是笔者定义的黄金市场牛熊分界线,如果指标重心运行在该线上方,持黄金牛市思维。如果指标重心运行在该线下方,持黄金熊市思维。牛市思维中,金价回踩此线,意味做多参考信息。熊市思维中,金价触及此线,意味反弹或到位。

熊大底,即便在黄金熊市中,金价触及此线,都是极好的波段做多机会。

参考量度,目前黄金市场无疑应该持“牛市思维”,实际上在五月回调中,金价最低时曾动态虚穿此线。

上周金价上行至1355美元上方时,该指标超过了2016年顶部,达到了近年最高,意味着超买何其严重。即便回落到1340美元附近的收盘当前,该指标也在近年绝对顶部区。

 

再看金价除以美国M2流动性量度,参考全球流动性总体释放水平,来估量全球通用商品,当前金价确实算不上高,甚至金价在20188月底部,再创了数年新低,也比2008年金融危机产生的低点更低。当然,白银、原油等对经济景气度更敏感的商品,它们的估值更低,基本就是2000年左右的估值水平。

 

阶段支撑金价大幅上行的逻辑是什么?

我们此前曾分析此轮黄金没有避险上行逻辑,但伴随全球股市下跌,金价对应上行,又开始在狐疑中修正:有避险弱关联。就近二十年黄金之于金融动荡的避险逻辑来看,基于金融动荡,其具象化核心是基于美股引领的全球股市下跌,再具象化是基于美股下跌的避险。但就近两周市场运行逻辑来看,美股引领全球股市大幅反弹:531日当周,道指大幅下跌3%,但紧随其后的67日当周,强劲反弹近4.71%,此后一周继续维持强势,一扫欧美资本市场阴霾。但看金价,以往基于金融动荡的避险,美股(甚至原油)见底,基本精确对应着金价见顶,误差最多一天。但此轮,欧美股市连续反弹,金价仍在强势走高,这是什么鬼避险逻辑?

 

显然近期金价的强势上行,并非单纯基于金融动荡的避险逻辑那么简单。同时,基于宏观经济周期推导,我们认为黄金开启大牛市模式还早。那支撑近期金价上行的逻辑是什么呢?有进一步延续可能吗?我们近期究竟忽略了什么因素?

 

我们确实忽略了些相对重要的信号,且自大地颠倒了影响黄金市场的运行逻辑,过于看重对冲基金在黄金市场的资金流向,而对对冲基金为何会产生这样的资金流向思考不足。

 

近期金价运行的逻辑,即有相对于美股引领全球股市下跌的金融动荡避险,又有对中期流动宽松的滞后反应,尤其后者,我们太过忽略,甚至太拘泥于“黄金领先指标”给出的金价滞涨信号。

 

关于流动性,我们传统思维是以升降息大周期来判断,升息大周期就认为是流动性紧缩,降息周期就认为是流动性宽松。这样的观点没有大错,宏观上也大体如此。但在构成宏观的中期层面,流动性还会复杂多变。不排除在升息周期间,对应着流动性实质宽松。升降息周期,很大程度上,即是一种流动性实质调控周期,但更似一种市场对流动性预期的调控。具体到央行中期操作层面,会有差异。如金价周K线、中期流动性指数(笔者设计)、黄金领先指标(笔者设计)、美元周K线图示:

首先,我们要反思近期对“黄金领先指标”的偏执认知带来的教训,图中G点附近,我们认为金价相对于领先指标“滞涨”明显,此后一旦领先指标转而回落,金价将破位下行。然并未思考:如果领先指标继续走强,金价会否相对于领先指标强烈“补涨”呢!实际情况就是这样。但看H1H3线位置,目前金价与对应的领先指标,都相对精确地运行到了各自的“中期强阻位”。与美元的关联似乎不再紧密。

 

再看我们近期一直较为忽略的“中期流动性指数”与金价波动关系,似乎更能洞悉近期影响金价波动的真谛。对照历史,流动性强弱对与金价运行的关联度不低:

1之前,全球实质流动性快速降低,对应着金价的大幅下跌,甚至超跌。

1A之间,中期流动性紧缩见底后的温和震荡反弹,对应着金价震荡上行;

ab之间,流动性再趋紧,对应着金价区间下跌;

BC区间很复杂,中期流动性继续趋紧,但黄金领先指标强劲上行,美元加速下跌。利好对利空,2:1,金价区间上行;

CD区间,流动性趋紧缓和,黄金领先指标继续上行,美元见底,但金价“滞涨”;

DE区间三大利空,美元强劲反弹,中期流动性继续趋紧,黄金领先指标波段下跌;

EF区间的黄金中期底部很明显了:流动性继续下降,利空黄金;美元震荡趋强利空黄金;领先指标震荡下行,利空黄金。面对三大利空信号,金价该跌不跌,中期必看涨。

F点后至金价上涨至1346.71美元阶段,虽有美元震荡走强利空,但流动性全面改善利好,领先指标也明显震荡走强。美元震荡趋强的利空,完全被流动性改善,被黄金领先指标走强的利好对冲。

1346.71美元之后至G点,虽黄金领先指标震荡回落,美元震荡趋强,对应着金价的利空调整,但实质性的流动性却在进一步宽松。也即我们不该忽略流动性宽松对金价的利好积淀。

G点后的最近两周,美元在总体趋强后回软,领先指标整理后继续回升,中期流动性指标加速强化,三大利好,促使金价厚积薄发,强劲反弹。

 

此外,图中黄色区域,都对应着阶段流动性的快速释放,并伴随金价的加速上行,美元强弱对其影响都不大。而这几处,也基本对应着美国股市动荡。

 

再就近月流动性周线之于其均线的反应而言,流动性在突破MA60均线后,有数周回踩。回踩后,再突破MA120,又有数周回踩。G点后,突破MA250的力度更强,且又面临A点附近的流动性形态反压。此后的流动性至少回踩于MA250进行整固的过程难免。如果这几乎是近阶段驱动金价上行的最主要因素,伴随美元的反弹转强,美股阶段性风险解除。流动性回落整固,必然对应金价的回调,甚至大幅回落。

 

目前,H1线对应着金价近两年形态压力瓶颈,同时流动性宽松也刚好加速回到了近两年瓶颈位置。再看黄金领先指标的瓶颈,在我们判断黄金不具宏观牛市基础的前提下,当前金价进一步上行的难度“非常大”!且,参考前述论段,美元强势周期结束尚早。

 

再就阻速线的神奇量度作用来看,笔者一直有对阻速线的其它使用习惯,且对市场顶底的量度,有很好参考作用。就2016年底的1122.64美元,至此后上行1357.45美元波段,绘制阻速线1,我们可以看到此后的金价大致回到2/3线附近获得终极支撑。随后反弹至1366美元,刚好精确遇阻于1/3线。

 

近期是否再现神奇呢?就20188月见底1160.11美元后,上涨至1346.71美元上行波段绘制阻速线。上周又一次精确触及1/3线后,即大幅回落,形成周线长十字、日线“射击之星”K线形态,皆有形态技术上的极强转势意蕴。

 

更为神奇的是,阻速线1与阻速线2基本平行,或意味着对中期金价上行的市场运行属性量度。

 

对冲基金持仓与行为显示,阶段金价上行极可能到位

就近两周对冲基金交易行为,以及整个COMEX期金市场的“异象”来看,也意味着金价极可能见顶。如金价日K线,整个COMEX期金市场容量变化,对冲基金行为量化,基金净持仓变化图示:

就笔者对近二十年的COMEX期金市场容量变化来看,如果金价运行与整个金市容量产生背离矛盾,将出现很好的操作信号。

 

先看当前C区,金价大幅上行,但COMEX期金市场容量却背离减小,这是极其极其少见的异象,它代表着市场对金价上涨的“不信任”。A区也大致如此,金价总体区间震荡,没有明显绝对涨跌,但整个COMEX期金容量下降明显,也代表市场对金价强势的“不信任”,此后迎来中期大幅调整。B区也曾有类似,在金价见底1160.11美元后,刚刚触及MA120均线反弹途中,市场容量对应放大。但此后两周,整个市场容量降幅巨大,竟然再创近年新低。我们当时的解读是,市场“悲观过度”,认为金价弱反弹到位。然就后市演变规律来看,创几年新低后的市场容量回升,几乎是必然趋势,而这个趋势又必然伴随金价的波段上行。故此,我们原本的3倍杠杆操作,增加到了相对于期初仓位的3倍,即做多持仓翻倍。然对于市场容量在阶段相对高位时的信心不足,或曰“不信任”,那可真是市场危险信号。技术上,回调应该先行回踩1300美元附近的MA60MA120均线共振位置。甚至最终,笔者认为可能还将回踩年线MA250

 

为何COMEX期金市场对金价的上行那么不感冒,但国内黄金市场却热得很啊。笔者周四曾发文质疑这个少见的异象,上周金价的强势,几乎完全在亚洲盘面,且与A股动态波动高度负相关:逼空A股,做多黄金。笔者甚至怀疑此轮金价上行,是做空人民币的“附产品”,甚至是中美贸易纷争的投机附产品。而更早的一周,却并非这样,金价上行主要在常态的欧美时段。上周这走势,难道是通过金融市场的跨市对冲,忽悠国内黄金市场投资者充当接盘侠吗?从国内金价相对于国际金价的极少见异动来看,真不排除这种可能。

 

610日晚间22点附近对应的国际现货金价、人民币汇率、上海期金(或上海现货AUTD金)。国际现货金价对应在1330美元附近、上海主力合约期金在301/克、上海AUTD金在298.7/克附近、人民币离岸汇率在6.95附近。但看周五A股收盘时,国际现货金报收1355.3美元,期金报收307.75/克,上海AUTD金报304.94收盘,人民币离岸汇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