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 悉尼 - 东京 - 法兰克福 - 伦敦 - 纽约 -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国际贵金属
全球指数
银行机构金条
国际贵金属
全球指数
高赛尔金条 6639.04 65.32
招金金条 208.38 5.80
普通投资金条 208.38 2.58
国鼎金条 220.90 2.91
国鼎金条 6870.76 90.51
仟家信品牌金 220.00 2.00
仟家信生肖金 220.00 2.00
金交所金条 220.00 2.00
  • 黄金
  • 黄金(¥)
  • 白银
  • 铂金
  • 美元
  • 欧元
  • 英镑
  • 日元
  • 澳元

首页 »威尔鑫视点—咨询电话028-66719233» 未來金融若危機及白銀市場分析【中华商报】(美国)

未來金融若危機及白銀市場分析【中华商报】(美国)

2018-06-24 17:00:06 来源 -- 作者

未來金融若危機及白銀市場分析

二○一八年六月十六日至二○一八年六月廿二日 總544期 June 16~ June 22 , 2018

作者: 楊易君    【中华商报】(美国)  5·投资理财  

PDF:http://www.chinesebiznews.com/pdf.chinesebiznews.com/CBN/544/544CBN.pdf

【本報特稿】全球宏觀經濟走向,以美國馬首是瞻。而美國宏觀經濟走向,筆者重點關注的指標也就那麼幾項:非農就業、失業率、十年期國債、美股總體估值狀況、美國通脹指標、美國ISM指數。其次的關注點是週期更長的美國利率走向、美國GDP資料。對中國宏觀經濟與市場的關注,除了上述資料,還有更多A股市場的全面估值資訊。

 

就當前筆者對美國宏觀經濟的關注與研究程度來看,不到擔憂美國經濟宏觀見頂的時候。但必須預防美國經濟從繁榮走向過熱,如果這個過程不可控,下一階段就是洲際,乃至全球性經濟、金融危機。而美元匯率走向,是這個過程如何演繹的關鍵一環。

 

筆者之見,如果美國縱容美元進入宏觀貶值通道,極可能促使美國當前本已高估的股市走向過熱,極可能令當前繁榮的美國經濟步入過熱階段。這會縮短本輪美國宏觀經濟良性運行的週期,或曰壽命。我想這個邏輯容易被投資者理解。所以,美元宏觀貶值,應該不是“當前”美國當政者希望看到的選項。

 

那麼美元延續宏觀升值就沒有問題嗎?也並非如此,只是針對當前情況而言,延緩或避免經濟、金融危機,存在更好的可能性。如果在美元升值大背景下,較好控制住全球通脹,也沒引爆更多經濟體,並避免危機引發的連鎖反應,那麼形勢無疑會向好的一面演化。

 

相反,如果美元升值未能控制住通脹,也未能抑制住美國股市進一步泡沫化,那會出現更為嚴重的問題。會出現政府如何調控,都不會見效的失控局面。最終結局,必是難免的經濟、金融危機。只有引爆泡沫,刺破膿瘡之後,政府的上藥調控才會“立竿見影”。

 

如果出現這樣的局面,對大多數不熟悉更多其他金融工具的投資者而言,會帶來災難性後果。而對能夠識別與利用金融危機的投資者而言,這卻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是一個財富重新分配的最典型過程。筆者去年曾發文分析,尤其需要注意2019年下半年的全球經濟金融形勢。

 

其實,無論美元宏觀貶值,還是宏觀升值,或曰美元匯率的單邊大幅運行,很多國家都有意見,甚至引發很多國家經濟、金融動盪。怎麼說呢?這些國家從來都是發達國家歷史前進中的“墊腳石”。對更多國家而言,最厭惡美元無休止貶值,而不是升值。因為理論上,美元宏觀貶值不利於非美國家的“國際貿易”形勢,美元升值反而有利於非美國家的國際貿易。故大多國家實際最痛恨美元無休止的貶值趨勢。

 

然對美元升值的擔憂又是什麼呢?一個國家如果外匯儲備不足。美元升值理論會帶動國際資本從本國外流,進而惡化本國投資環境,或惡化一定領域的外資或遊資依賴較強的實體經濟經營環境。更嚴重的情景,可能引發較強的國內通脹,乃至本幣對內、對外的大幅貶值。

 

如果再來一輪經濟、金融危機,美國怕不怕

經濟、金融危機,任何國家都怕。但如果發生下一次金融危機,美國未必那麼“真怕”。為何美國可能不怕?經濟、金融危機對一個國家的傷害程度,很大程度上視這個國家的總體經濟結構而定。就歷史上歷次金融危機而言,十次金融危機,九次與地產或地產相關領域過度泡沫化有關。如果一個經濟體,關聯數十行業的地產這首體量龐大的航空母艦過於“泡沫化”,金融危機一來,受傷會很嚴重,危機波及領域會很寬。這就是為何2008年美國在金融危機中受傷很重,很多銀行等金融機構破產倒閉的原因。而當時地產泡沫不算重的中國受傷反而相對較輕,只是將很多落後、陳舊、污染的行業逼上了升級轉型的日程。

 

2008年以後至今,美國新一輪經濟運行在以前沿高科技為龍頭的軌道中,嚴控地產泡沫。反觀中國宏觀經濟,雖投資驅動的經濟增長方式受到明顯控制,但對房地產的依賴卻越來越重,甚至可謂被房地產高度綁架。說實話,如果出現下一輪金融危機,將非常考驗中國當政者的調控智慧。調控不好,就可能出現90年代日本、97/98年香港地產面臨的窘境,下跌50%,乃至70%都有可能。過於倚重房產杠杆投機的中產或高產,可能淪為負資產,當時香港這種情況很嚴重。

 

回顧98年由國企老化、僵化形成的經濟、金融危機,國家除了通過債轉股,引入民營對債務資本化解危機以外。還專門成立了長城、信達、華融、東方四大資產管理公司,分別對應收購、管理農行、建行、工行和中行的可謂“極高”的不良資產。將爛攤子全部股本化或剝離出來國家兜底。國有的債務、爛賬國家兜底很容易,邏輯上抹去債務數位就行。

 

目前中國經濟民營化比重越來越高,民營經濟權重也越來越大。而且很多民營經濟的發展過於依賴杠杆。一旦新一輪經濟、金融危機來襲,政府根本不可能對出現問題的民營經濟壞賬進行兜底,只能任其爆破。故一旦出現下一輪金融危機,筆者非常擔心中國應對危機的智慧與能力,儘管政府在過去幾十年的經濟金融調控中,表現極為高效出色。近月,不少以往實力極其雄厚的民營股份制企業出現債務違約,或債務融資失敗的例子漸增,都是不太好的苗頭。

 

如果新一輪經濟金融危機來襲,對美國而言,雖也覆巢之下無完卵。但鑒於當前美國經濟結構較為合理,其受傷程度會相對有限,也會有更強的復蘇彈性。在其他國家遭遇經濟金融危機重創之後,美國更具彈性的經濟復蘇能力,無疑會強化其在國際舞臺上的相對地位。故長遠而言,下一場經濟、金融危機對美國而言,未必是壞事。甚至如果危機難以避免,美國可能願以通過美元升值的方式去“引爆”它。而如果中國能夠在下一輪經濟金融危機中實現“軟著陸”,那將迎來經濟結構升級的大換擋,那將迎來對美國國際地位的真正威脅。

 

故無論基於穩定美國宏觀經濟,還是基於一場可能無法避免的經濟金融危機,筆者都傾向于未來近兩年內的美元恐將趨強運行。就黃金與美元的運行關係而言,黃金理論上難有大機會。然黃金受影響的因素要比美元更多,更複雜,金價波動也更活躍。故面對美元可能的宏觀強勢,金價總體下行,或逆美元出現結構性強勢,都有可能。這在美元宏觀強勢歷史中,也發生過看似不可能的可能。故具體到黃金市場,我們又需更多相應工具,去對機會與風險進行量化。長期關注威爾鑫諮詢的朋友應清楚,我們有不少這樣的量化分析工具。

 

未來三年,白銀市場的確定性與不確定性機會分析

就黃金、白銀市場運行相關性,以及近月銀價相對于美元走強的抗跌表現而言,筆者認為三年內的白銀價格,至少有一輪上漲至27美元附近的機會。如現貨金、銀價、美元月K線,以及相應的金銀價格對比圖示:

觀二十幾年金銀價格比,當前無疑屬於戰略買進白銀的好時候。就長期而言,這是一個相對確定性的做多信號。且就筆者對白銀下一輪漲勢一旦啟動的最終目標量化來看,至少應該先看27美元附近。也即相對於目前價位,至少有約50%漲幅。放眼最保守的三年,即便不帶杠杆,這個收益也不算差。

 

且就近月銀價相對于美元走強,表現出的相對抗跌相關性來看,進一步說明就長期戰略而言,買進白銀不會有大多失誤。我們前幾個月根據對沖基金在白銀市場中的歷史持倉分佈特徵,曾強調過:對沖基金做空白銀的能量已發揮至極限,中期銀價下跌空間有限,但做多機會還看黃金市場運行節奏。目前進一步證實了這種判斷。

 

然不確定因素在哪里呢?那就是美元強勢一旦突破96點後進一步延續,銀價會遭遇怎樣的後續考驗,甚至金價會遭遇怎樣的後續考驗,我們都無法確定。唯一大體可以確認的是,即便遭遇進一步的意外下跌,銀價下一步上行的重要目標,依然在27美元附近。這是相對確定性的機會。歷史上,在金價、銀價、美元的關聯走勢中,這樣的組合走勢不算意外:

1995-1997上半年的美元宏觀強勢期間,銀價相對于美元強勢,總體“區間”震盪,抗跌內蘊極強。而區間內的金價,則不堪美元走強的重負大幅下跌。1997年下半年,在美元大體處於95-100點的高位區間震盪中,銀價迎來了從4.1美元至7.9美元,創數年新高的逆襲。2017年至今約一年半的時間裏,國際銀價相對于美元先抗漲、後抗跌,大體有1995-1997年的相似性運行“意蘊”。

作者:本報特約撰稿人楊易君,威爾鑫投資咨詢有限公司首席分析師  

威爾鑫网址: www.wellxin.com

 威尔鑫杨易君公众号:yangyijun1616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