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 悉尼 - 东京 - 法兰克福 - 伦敦 - 纽约 -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国际贵金属
全球指数
银行机构金条
国际贵金属
全球指数
高赛尔金条 6639.04 65.32
招金金条 208.38 5.80
普通投资金条 208.38 2.58
国鼎金条 220.90 2.91
国鼎金条 6870.76 90.51
仟家信品牌金 220.00 2.00
仟家信生肖金 220.00 2.00
金交所金条 220.00 2.00
  • 黄金
  • 黄金(¥)
  • 白银
  • 铂金
  • 美元
  • 欧元
  • 英镑
  • 日元
  • 澳元

首页 »威尔鑫视点—咨询电话028-66719233» 金市鏡花水月 何辨偶然必然【中华商报】(美国)

金市鏡花水月 何辨偶然必然【中华商报】(美国)

2018-12-17 09:03:54 来源 -- 作者

金市鏡花水月 何辨偶然必然

二○一八年十一月廿四日至二○一八年十一月卅日 總567期 Nov 24 ~ Nov 30 , 2018 作者: 楊易君    【中华商报】(美国)  5·投资理财  

【本報特稿】無論投資還是投機,尤其是投機,不能將道與術結合運用,路難行!道為對宏觀、中期基本面相對準確客觀的洞悉。術為對市場機會、風險的大致量化,各家有長短。就不帶杠杆的投資而言,僅循道,哪怕配速慢一些,道路曲折一些,亦可遠行。對運用杠杆,或相對追求幾個月、一年以內的中短期投機行為而言,道、術缺一不可。缺其一,有可能或在幾個月或一兩年(基本不會超過兩年),單循道、僅憑術可以創造“奇跡”,但終禁不起市場運行週期的檢驗,終難免回到“解放前”。投機,無道而單循術,必然心驚膽戰、頭昏噩然累死人。無道,終難馭術,或為術傷! 

我們此前重點就術的層面,分析過8月金價見底做多的21大理由。對對沖基金在黃金、外匯市場中的分佈特徵與當期運作分析,也是一種術的層面分析,只是各家特色與分析深度不一樣,只是相對偏中期一些。

 

霧裏看花,水中望金價運行之月:低頭下跌之影,實為抬頭上漲之實

當更早一周,金價與美元分別收盤至如此時,你是怎麼想的?

 

觀金價周K線,“吊頸線”後,再長陰大幅回罩,周K線甚至出現“死亡之星”的複合K線組合。250周均線更像一根橫亙在多方頭頂,不可觸碰的高壓電線。再看美元,整理後再創階段新高,且美聯儲就中期升息信誓旦旦。此周K線組合,怎麼看,都似金價運行前景不妙。就純技術、無道派純技術分析人士而言,很難不看空後市黃金。甚至筆者,也對這“極具做空誘惑”的純K線組合,展現出的奇幻表像,花了更多心思去研究。

 

黃金市場的影響因素,應重點關注四大線索:美元宏觀運行趨勢、全球通脹趨勢、地緣政治、經濟金融危機與動盪。不同階段,影響因素各不相同。美元與全球通脹趨勢,是黃金市場最核心的影響因素。地緣政治危機、一般性經濟金融動盪,如果與美國關係不大,對黃金市場幾無影響。即便與美國有關係,其對黃金影響的持續力也不會很強。但如果地緣政治危機與經濟金融動盪存在美元或通脹利好的大環境,那極可能強化對黃金市場的利好。投機機構不會放棄借東風講故事來盡可能放大黃金市場的投機機會。

 

黃金長線價值投資分析

至於黃金的長線投資價值嘛,這一直是不少投資者心中的信條。然當你看過筆者對幾十年黃金價值研究之後,你的想法或許會有所改變。衡量一個品種的資產價值,其標準無外乎就是其價格能否跑得過通脹,能否跑得過央行的貨幣增量。筆者就以美國M2增量、美國通脹的運行歷史,代表全球M2與通脹運行歷史,對黃金的價值研究。其方法為,在黃金價格變化中,剔除同期美國M2增量變化、剔除同期美國通脹率變化。剔除後,會得到一組新的黃金價格運行指數,如果該指數宏觀趨勢向上,就說明黃金具備長線投資價值。反之,則說明黃金不具備長線投資價值。

 

1968年至今的國際現貨金價與美國M2運行歷史來看:

19681月,美國對應的M25280億美元,金價對應于35.18美元附近。截至2018119的最新資料,美國M2增長至14.2752萬億美元,國際金價對應于1210美元附近。上圖中的藍色線條即為國際現貨金價的實際走勢,從35.18美元起漲至1191210美元附近。棕紅色線條為國際現貨金收盤價除以美國同期的M2,再乘以一個固定係數,得到一組現貨金價相對於美國M2除權後的實際金價。為了便於比較,筆者將2011年的最高實際金價調整為與名義金價一樣的1920美元附近,並反推出這個固定係數,為9394.5152

 

1980年一月,現貨名義金價最高上漲至850美元。2011年,歷史名義金價被刷新至1920.8美元。但看兩處相對於美國M2除權後對應的實際金價,卻是由5399.15美元下跌至了1920.8美元。至少在這兩個時點上買進黃金持有31年,名義上看似賺了一倍多,實際上則是由5399.15美元下跌至1920.8美元,虧大了。當然,如果是在2000年前後抓住買進機會,則還是不錯的。

 

同樣的方法,將美國M2換成美國通脹指標,再對黃金的長線投資價值進行量度。以1967年美國物價指數為參考基準,物價參數設置為1。再參考美國官方在年底公佈的通脹年率,不斷對物價指數進行調整。最新參考2017年底的美國通脹指標,相對於1967年為1的參考基準,目前為7.13

也即1967年至今,美國物價指數上漲了613%。將名義現貨金價除以美國對應的物價指數後,我們會得到一組新的實際金價指數:

可以看出,黃金仍難以體現出很好的超長線抗通脹價值。當然,如果在2000年左右買進黃金,還是能跑贏物價,也能跑贏美國M2貨幣增速。也就是說,超長線購買黃金,未必可取。黃金的購買時機很重要。

 

近月黃金市場運行邏輯梳理與回顧

我們認為,如果不能對一個階段的黃金市場運行“邏輯”,有大致客觀的梳理與認知,看待市場就可能鏡花水月,難辨真假,據此操作也可能傷痕累累。當前黃金市場跌跌撞撞運行了幾個月,且鑒於上周人民幣突然大幅反彈,市場看似迷霧漸起,我們認為有必要再就“道”的層面,對整個基本面與市場所處環境進行簡單回顧梳理。如國際現貨金價周K線、美元指數周K線、道鐘斯指數周K線圖示:

圖中L1區,即美元大幅反彈前,甚至也即2018年前的整個2017年,是特朗普上臺後“立牌坊”的階段。特朗普極為自己上臺後,美國股市大漲、經濟形勢一片大好而得意。其實,這算不上特朗普功勞。在其上臺前,美國宏觀經濟與股市歷經2015年底至2016年初大幅調整後,即已充滿向上慣性。2016年一季度,當道鐘斯指數下跌至15500點後,筆者即發文堅定看好未來至少兩年的美國宏觀經濟與股市,那時根本不知特朗普是哪個山頭寨主。

 

整個2017年的L1區,美元大幅回落,美國經濟強勁回升,風險資產受到投資者高度關注,美國股市大幅上漲,商品市場大幅反彈。相對于美元的弱勢程度,相對於商品市場的大幅反彈,金價雖也在美元走弱中對應回升,力度卻弱很多。為何?因未脫離宏觀熊市氛圍的商品市場大反彈,尚不至於構成全球通脹憂慮。全球重要經濟體宏觀經濟運行環境,除了美國處於明顯繁榮,其餘皆充滿不確定因素。也即,當全球通脹不存在回升之慮,且歐美股市、商品等風險資產受到明顯關注時,金價回升顯得步履蹣跚就不難理解了,黃金作為長線資產配置的時機並不成熟。

 

L1區末端,也即2018年初,伴隨美元長達一年的弱勢,美國宏觀經濟繁榮趨於過熱,美國SIM製造業、非製造業指數處於60附近的數十年絕對高位區。前美聯儲主席耶倫多次在議息會議後的聲明中警告,當心美國經濟走向“過熱”。再看美國股市,無論總體市盈率,還是股市總市值相對於美國GDP的比重而言,都處於歷史絕對高風險區。這使得美國股市在20182月初,在毫無資料消息刺激的背景下,出現了大幅下跌,這是市場對美國股市估值泡沫的正常反應。

 

當時,圖中A區,諸多市場分析報告認為黃金價格將迎來一輪大幅上漲的避險行情,筆者分析報告認為不可能。前面,我們談到了黃金尚不到作為長線資產配置的時機,全球通脹也處於低風險區域,且見不到更多經濟體經濟運行走強激發的通脹信號,再鑒於金價在美元弱勢中回到了近幾年絕對高位區域,基金在黃金市場中的多頭倉位都相對較重,我很難相信會有多少機構投資者願意在這種背景下去舉石頭—大幅推漲金價,解放別人,然後在美元走強中不知自己如何下臺。

 

既然美聯儲都開始擔心美國經濟由繁榮走向過熱,美國股市都已出現勿需利空刺激就開始大幅調整的情形,可見抑制美國股市過熱,為美國經濟運行降溫,將是後期美國貨幣政策調控的必然選項——美元必將走強!若縱容美元繼續回落,讓美國經濟完全過熱,讓美國股市泡沫繼續放大,迎接美國的必將是一場嚴重的經濟、金融危機。故此,即便近月特朗普如何在推特等舞臺上表達出對美聯儲升息的不滿,別太當真,別入戲!

 

A區,美元下行見底,美股大幅調整,對應金價區間高位震盪,毫無避險運行特徵。之後進入美元升值階段,防美國經濟過熱,抑美國股市泡沫的L2區。由於對沖基金在黃金市場中累積的較多多頭頭寸需要消化,金價大幅下跌,甚至弱勢格局遠超美元反彈帶來的利空影響。因黃金市場不僅完成了對多頭的獲利消化,還激發了近20年來最強勁的主動做空,我們的指標對做空量化非常清晰。直至8月底,在金價形態都已明顯見底的前提下,做空能量還在創紀錄流入,足見L2時段內,對黃金的做空何其測底!但市場有其自身運行規律——否極泰來、泰極丕來!

 

此外,鑒於美國宏觀經濟尚處於繁榮至過熱的邊沿,我們也由此判斷美國股市不會一氣呵成見大頂。早在2017年,筆者即分析判斷,2018年的美國股市會是大幅震盪的一年,甚至不排除震盪中還有歷史新高。真正的風險時間視窗可能在2019年下半年後。

 

L2區,美元雖明顯逆轉走強,但在美國宏觀經濟繁榮的大背景下,股市的強勢充滿韌性,並在10月再創歷史新高。但這不應讓你對美國後期必將繼續抑股市泡沫,防美國經濟過熱的調控判斷出現動搖。也即,美元必然延續中期強勢。故對近期美元指數的大幅回蕩,人民幣對應的大幅反彈,宏觀“戰略上”別那麼太當回事情。即便美元出現技術性回調,應也難改中期強勢。當然,不排除中期美元繼續大幅走強,但人民幣在中國夢干預下拒絕貶值的可能。只是在沒有明顯信號與邏輯出現以前,沒有必要去想像會如此。

 

圖中B區,在美元中繼整理回軟中,美股再創歷史新高,儘管特朗普看似表面樂意如此,但這明顯有悖於美國為經濟與股市降溫的宏觀調控目的。故美元很快再轉強,對應美股毫不意外地大幅調整。但這一次,黃金市場將發揮其對股市調整的避險魅力,甚至無懼美元繼續走強。我們看到了B區中,美元指數在六周震盪回升的背景下,金價無懼美元走強而大幅回升。因市場有其自身運行規律,否極必然泰來。黃金市場歷經L2時段內創紀錄做空能量後,空頭已呈強弩之末,極其虛弱。股市大幅調整的金融動盪之慮,風險資產厭惡之慮,必然有助於黃金避險功能的發揮,當前黃金市場已極具走強韌性。

 

B區可以看出金價的上漲與美國股市大幅下跌高度對應,美元對黃金市場的影響似乎相對淡化,至少階段如此。而上一周,在美國下行大幅反彈中,金價依然充滿走強的韌性。

 

後期可以預見,在市場對美股去泡沫漸趨認識一致的前提下,美股即便延續區間震盪,當前的調整幅度也是遠遠不夠的。也即黃金對應於股市調整的避險功能,還理應有相當不錯的發揮空間。

 

但如若我們定義後期是一輪黃金的避險上漲行情,做多黃金的機會可能會比白銀好些。雖白銀價格總體跟隨黃金價格波動,但白銀自身有很強的商品屬性,也即比黃金有更明顯的風險資產價格波動屬性。在避險行情中,有更強風險資產運行屬性的白銀,且鑒於其流動性不如黃金,可能會相對不為機構待見。

作者:本報特約撰稿人楊易君,威爾鑫投資咨詢有限公司首席分析師  

威爾鑫网址: www.wellxin.com

 威尔鑫杨易君公众号:yangyijun1616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