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 悉尼 - 东京 - 法兰克福 - 伦敦 - 纽约 -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国际贵金属
全球指数
银行机构金条
国际贵金属
全球指数
高赛尔金条 6639.04 65.32
招金金条 208.38 5.80
普通投资金条 208.38 2.58
国鼎金条 220.90 2.91
国鼎金条 6870.76 90.51
仟家信品牌金 220.00 2.00
仟家信生肖金 220.00 2.00
金交所金条 220.00 2.00
  • 黄金
  • 黄金(¥)
  • 白银
  • 铂金
  • 美元
  • 欧元
  • 英镑
  • 日元
  • 澳元

首页 »威尔鑫视点—咨询电话028-66719233» 選擇忽略灰犀牛 必然邂逅黑天鵝【中华商报】(美国)

選擇忽略灰犀牛 必然邂逅黑天鵝【中华商报】(美国)

2018-12-18 11:00:06 来源 -- 作者

選擇忽略灰犀牛 必然邂逅黑天鵝

二○一八年十二月十五日至二○一八年十二月廿一日 總570期 Dec 15 ~ Dec 21 , 2018 作者: 楊易君    【中华商报】 (美國洛杉磯總社)  7·投资理财  

PDF版本:http://www.chinesebiznews.com/pdf.chinesebiznews.com/CBN/570/570CBN.pdf

【本報特稿】何為金融市場的“選擇性忽略”?那通常是一種期盼“奇跡”,不願相信邏輯的僥倖心理。 

灰犀牛是啥玩意兒?它是金融市場中相對于黑天鵝的可見風險。黑天鵝通常喻指難以預料的突發重大風險。灰犀牛則是通過常理推導,對經濟運行資料、邏輯梳理後,大體可以認知的風險,一定程度上或曰確定性風險。

 

當然,對不同投資者,經濟學人而言,你的黑天鵝可能是他們悉知的灰犀牛。而他們的灰犀牛,則有可能是你的黑天鵝。你的不確定性或是他們的確定性,你的確定性或是他們的不確定性。不同的認知,源於洞見不同。

 

然還有一種現象,大家對某一領域的洞見分歧未必大,也即大家都傾向某一領域已見灰犀牛。然當落實到具體投資操作行動上時,很多人卻對灰犀牛選擇性忽略。或許,是屁股所在位置,決定了其選擇性。寧願相信奇跡,而選擇忽略邏輯。長此以往,可能真會邂逅幾場奇跡。然黑天鵝,本應是不確定性邂逅的幾率,卻終將成為“必然邂逅”。

 

也許,你運氣實在太好,十次面臨灰犀牛,九次讓你有驚無險、化險為夷,甚至火中取到大量的栗。然只需一頭灰犀牛,會最終變成你的黑天鵝。前面所有奇跡般好運帶來的收穫,都將一次性化為烏有。

 

故基於長期“生存法則”而言,選擇忽略灰犀牛,期盼奇跡,忽略邏輯,顯然不明智。

 

當前國內外經濟金融環境中的灰犀牛有哪些呢?

中國灰犀牛之一,高房價。我曾聞有極其資深的房地產人士豪言:在我有生之年,我不會看到房價下跌。多麼煽情性的豪言!我不知其是對自己健康沒信心,還是智慧學識真超然。經濟、金融危機,就是對人類認知狂妄的回饋。

 

中國灰犀牛之二,各經濟、金融領域杠杆普遍偏高。一味否定高杠杆也未必對,但如果高杠杆的分佈連結構性都沒有,而是一種普遍現象,則是危險的。一些夕陽、落後行業,甚至高風險領域,依然普遍高杠杆,那就危險了。對那些處在成長、扶持的行業而言,本身有一定的杠杆,甚至高杠杆,風險並不算大。但誰能保證這樣的行業,這樣的公司,它們的生態鏈或生態網上,就沒有一家或幾家是那種本不該有杠杆,但卻依然高杠杆的夕陽、淘汰行業呢?肯定會有。話說,一顆螺螄會壞了一鍋湯,更何況螺螄還何其多。金融危機中,有很多破產倒閉的企業,並不是企業本身問題,而是因為生態鏈上的垃圾債,導致流動性枯竭而死。

 

想一想,房地產領域杠杆如何?其涉及數十個經濟、金融領域。如果大量的房企杠杆過高,很多風險會直接體現為國家的金融風險。但如果努力幫助房企去庫存、降杠杆,也即將房企的杠杆轉移到居民頭上,讓千家萬戶的居民在房地產領域加杠杆,將高房價、高杠杆風險分配到千家萬戶,成為千家萬戶的風險,那國家金融層面的風險就小多了。所以啊,前兩年有些房市現象,我覺得挺奇葩,甚至認為挺變態的:買房子需要徹夜排隊,買房子需要找關係才能買到。這是有違經濟運行邏輯的,人為“稀缺”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稀缺。只有受大自然所限的稀缺,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稀缺。在上帝都已令很多人為房市瘋狂的階段,我寧願放棄這種擁抱稀缺的賺錢機會,即便後來看似奇跡仍在持續,我也甘願選擇相信我不應該在房市中賺錢的邏輯。

 

中國灰犀牛之三,貿易環境的惡化,美國抑制中國工業4.0的動機明顯。最終結果會如何?會對中國經濟金融會帶來什麼樣的後續影響?儘管主觀上我也期待相信中國夢,並願意為此努力。但在客觀投資操作上,我絕不能為夢All in,因為“死不起”。死只需一次就over了,但失去一次機會,總還會有更清晰的後續機會。

 

國際灰犀牛,美國經濟處於過熱邊緣,甚至可能經濟見頂,美國股市總體估值處於歷史絕對高風險區。未來兩年內的美股,雖未必步入明顯熊市,但通過大幅調整來消化泡沫,應該是一頭清晰可見的“灰犀牛”。作為全球經濟、金融龍頭的美國,一旦其股市確認大幅調整,經濟見頂轉軌,會對全球經濟、資本市場產生什麼樣的衝擊呢?我中庸一些的意見:不確定。也真是不確定!

 

我每週都會梳理一次美國、中國的經濟、金融資料。是的,當前中國A股市場總體估值確實不高,甚至有些誘人。中國A股市場幾次估值大底:整個94年至952月、20052季度至2006年一季度、2008年四季度、2012年四季度(估值比2014年更低),再有就是近兩個月,當然可能再延續。

 

對上述低估值區域,我們也做些或許主觀、或許技術的分析。當前低估值持續的時間,都遠不如前幾輪。當前中國經濟、金融所面臨的重大結構調整或升級需求,其戰略迫切性與體量,都是前幾輪不能比擬的。基於“生存法則”考慮,我個人不願冒過多風險去揣度,而是更願意摸著石頭,“慢慢”過河,不著急!因為,我怕“邂逅”黑天鵝。

 

此外,市場還有太多時候根本不是基於理性的邏輯在運行。要不是如此,價值投資之父—巴菲特的老師格雷厄姆,就不會破產于1929年開啟的美股三年大熊市抄底中。基於市場總體估值的“正見”,基於對經濟形勢可能誤判的“偏見”,導致了價值投資大師的抄底破產。相信當時對經濟、金融形勢持偏見者,基本涵蓋整個美國的經濟金融調控者。由此可見,灰犀牛還可能孵化出黑天鵝,市場未必會以理性認知為轉移。看看1929-1932年的美股三年,期間似乎有那麼多次見底可能、見底誘惑:

確實,做到不受干擾的理性,何其難!尤其在看到官方組織數十家金融機構首席經濟學家,應是倡議“大合唱”時,看到國家隊基金在去年三季度跑得一乾二淨,後面所謂的更大力度增持聲明不了了之後時,再基於對上述諸多灰犀牛的認知,我寧願捨棄一些或許的機會,以避免灰犀牛下出黑天鵝的崽來。毫無疑問,我們的資本市場已獨自提前運行于大熊市中,不少股票下跌超過了80%,甚至90%。然回顧過去兩三年,你聽到多少經濟學家與券商買辦們向你提示過市場風險?更多都是估值合理的抄底之聲。因我們的經濟學,很大程度上是政治經濟學。券商買辦們的呼籲,不少也是基於券商生存之根基,也即屁股在一定程度上決定著腦袋呢。更有一些券商經濟學家,論點論據空洞,更像娛樂明星,網站也樂於其為自身導流量,而無視其對投資者的毒性。

 

2018年步入尾聲,回顧今年至今,帶領客戶在黃金市場中的戰績,我們非常滿意。總體戰略操作就兩輪,先做空,後做多。毫無疑問,戰略把握是相當準確。在資本市場哀鴻遍野的今年,我們在黃金市場中的收穫,與2017年一樣,碩果累累!儘管我們操作的杠杆,已極具安全邊際。且上半年對黃金的做空,被人民幣貶值對沖了不少,但截至目前的年內總體收益,應已不低於40%,且此後三周,似還有不小的彩蛋會出現。威爾鑫也希望能有更多朋友相伴,理性且穩健前行。欲速不達,只有慢,才能遠!本篇或許過於謹慎了些,然基於長久穩健生存的邏輯,無可厚非。

作者:本報特約撰稿人楊易君,威爾鑫投資咨詢有限公司首席分析師  

威爾鑫网址: www.wellxin.com

 威尔鑫杨易君公众号:yangyijun1616

 

附件